<nobr id="xrz1d"></nobr>

      <ol id="xrz1d"><del id="xrz1d"><b id="xrz1d"></b></del></ol>
      <sub id="xrz1d"><listing id="xrz1d"><em id="xrz1d"></em></listing></sub>
      <mark id="xrz1d"></mark>

          <pre id="xrz1d"></pre>
            <p id="xrz1d"></p>
          <pre id="xrz1d"></pre>
          关键词: 
          收录约1万典故,50万词汇、2万作家信息
          常用典故按出处分类按人物分类
          典故 
          安车纁组
           
          相关人物
          刘秀(汉光武帝)
           
          严光

          参考典故
          严光
           
          羊裘


          《后汉书》卷八十三《逸民传·严光传》
          「严光字子陵,一名遵,会稽馀姚人也。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变名姓,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乃令以物色访之。后齐国上言:『有一男子,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乃备安车玄纁,遣使聘之。三反而后至。」
          《新校本汉书》卷九十一 货殖传第六十一
          管子云古之四民不得杂处。士相与言仁谊于閒宴,工相与议技巧于官府,商相与语财利于市井,农相与谋稼穑于田野,朝夕从事,不见异物而迁焉。故其父兄之教不肃而成,子弟之学不劳而能,各安其居而乐其业,甘其食而美其服,虽见奇丽纷华,非其所习,辟犹戎翟之与于越,不相入矣。是以欲寡而事节,财足而不争。于是在民上者,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故民有耻而且敬,贵谊而贱利。此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不严而治之大略也。

          例句

          安车未至柴关外,片玉已藏坟土新。 李咸用 悼范摅处士

          想就安车召,宁期负矢还。 李商隐 灵仙阁晚眺寄郓州韦评事

          公吏奉纁组,安车去茅茨。 王维 送高适弟耽归临淮作

          天子锡玄纁,倾山礼隐沦。 皎然 送穆寂赴举

          典故
          君房痴
           
          痴儿鼎足

          相关人物
          严光


          《后汉书》卷八十三〈逸民列传·严光〉~2763~
          司徒侯霸与光素旧,遣使奉书。使人因谓光曰:「公闻先生至,区区欲即诣造,迫于典司,是以不获。愿因日暮,自屈语言。」光不荅,乃投札与之,口授曰:「君房足下:位至鼎足,甚善。怀仁辅义天下悦,阿谀顺旨要领绝。」霸得书,封奏之。帝笑曰:「狂奴故态也。」车驾即日幸其馆。光卧不起,帝即其卧所,抚光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为理邪?」光又眠不应,良久,乃张目熟视,曰:「昔唐尧著德,巢父洗耳。士故有志,何至相迫乎!」帝曰:「子陵,我竟不能下汝邪?」于是升舆叹息而去。唐·李贤注引皇甫谧《高士传》曰:「霸使西曹属侯子道奉书,光不起,于床上箕踞抱膝发书读讫,问子道曰:『君房素痴,今为三公,宁小差否?』子道曰:『位已鼎足,不痴也。』光曰:『遣卿来何言?』子道传霸言。光曰:『卿言不痴,是非痴语也?天子徵我三乃来。人主尚不见,当见人臣乎?』子道求报。光曰:『我手不能书。』乃口授之。使者嫌少,可更足。光曰:『买菜乎?求益也?』」
          典故
          七里溪
           
          严光钓濑
           
          严子垂钓
            
          严陵卧
           
          严陵钓
           
          垂钓严生
           
          垂钓沧波
            
          子陵钓
           
          富春渔钓
           
          富春生
           
          思严子
           
          披羊裘
           
          披裘垂钓
           
          披裘泽畔
           
          换钓舟
           
          桐江叟
           
          桐江羊裘
           
          桐江钓叟
           
          汉皇故人
           
          狂客羊裘
           
          独抱羊裘
           
          笑严陵
            
          羊裘翁
           
          羊裘老子
           
          羊裘钓
           
          野水投竿
            
          相关人物
          严光


          《后汉书》卷八十三〈逸民列传·严光〉~2764~
          严光字子陵,一名遵,会稽馀姚人也。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变名姓,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乃令以物色访之。后齐国上言:「有一男子,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乃备安车玄纁,遣使聘之。三反而后至。舍于北军,给床褥,太官朝夕进膳。除为谏议大夫,不屈,乃耕于富春山,后人名其钓处为严陵濑焉。建武十七年,复特徵,不至。年八十,终于家。帝伤惜之,诏下郡县赐钱百万、谷千斛。
          《水经注》卷四十〈渐江水〉~3283~
          会贞按:《后汉书·严光传》,字子陵。光武除为谏议大夫,不屈,乃耕于富春山。后人名其钓处为严陵濑。《注》引顾野王《舆地志》,七里濑在东阳江下,与严陵濑相接,有严山。桐庐县南有严子陵渔钓处,今山边有石,上平,可坐十人,临水,名为严陵钓坛也。《元和志》,严子陵钓台在桐庐县西三十里,浙江北岸。即今桐庐县西。
          《后汉书》卷八十三《逸民传·严光传》
          「除为谏议大夫,不屈,乃耕于富春山,后人名其钓处为严陵濑焉。」唐·李贤注引顾野王《舆地志》:「桐庐县南有严子陵渔钓处,今山边有石,上平,可坐十人,临水,名为『严陵钓坛』也。」

          简释

          严陵钓:咏隐士。唐李白《独酌清溪江石上寄权昭夷》:“永愿坐此石,长垂严陵钓。”


          例句

          知君济世有长策,莫问沧浪隐钓矶。 刘沧 赠颛琐山人

          栖迟惯得沧浪思,云阁还应梦钓矶。 刘沧 题王校书山斋

          何忍严子陵,羊裘死荆棘。 李华 杂诗六首之二

          云山绕屋犹嫌浅,欲棹渔舟近钓台。 李郢 钱塘青山题李隐居西斋

          王程倘馀暇,一上子陵台。 柳宗元 桂州北望秦驿手开竹径至钓矶留待徐容州

          垂老登云路,犹胜守钓矶。 许棠 寄江上弟妹

          结茅秪约钓鱼台,溅水鸬鹚去又回。 郑谷 寄赠杨夔处士

          典故
          七里滩
           
          严光
                
          相关人物
          严光


          《后汉书》卷八十三〈逸民列传·严光〉
          严光字子陵,一名遵,会稽馀姚人也。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变名姓,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乃令以物色访之。后齐国上言:「有一男子,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乃备安车玄纁,遣使聘之。三反而后至。舍于北军,给?褥,太官朝夕进膳。司徒侯霸与光素旧,遣使奉书。使人因谓光曰:「公闻先生至,区区欲即诣造,迫于典司,是以不获。愿因日暮,自屈语言。」光不荅,乃投札与之,口授曰:「君房足下:位至鼎足,甚善。怀仁辅义天下悦,阿谀顺旨要领绝。」霸得书,封奏之。帝笑曰:「狂奴故态也。」车驾即日幸其馆。光卧不起,帝即其卧所,抚光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为理邪?」光又眠不应,良久,乃张目熟视,曰:「昔唐尧著德,巢父洗耳。士故有志,何至相迫乎!」帝曰:「子陵,我竟不能下汝邪?」于是升舆叹息而去。复引光入,论道旧故,相对累日。帝从容问光曰:「朕何如昔时?」对曰:「陛下差增于往。」因共偃卧,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御坐甚急。帝笑曰:「朕故人严子陵共卧耳。」除为谏议大夫,不屈,乃耕于富春山,后人名其钓处为严陵濑焉。唐·李贤注引顾野王《舆地志》:「七里濑在东阳江下,与严陵濑相接,有严山。」

          例句

          严陵七里滩,携手同所适。 刘长卿 京口怀洛阳旧居兼寄广陵二三知己

          门前七里濑,早晚子陵过。 刘长卿 对酒寄严维

          且习子陵隐,能忘生事忧。 刘长卿 泛曲阿后湖简同游诸公

          严子千年后,何人钓旧滩。 刘长卿 送顾长

          涂穷始解东归去,莫过严光七里滩。 吴融 自讽

          严陵钓处江初满,梁甫吟时月正高。 吕温 道州敬酬何处士书情见赠

          清夜芦中客,严家旧钓台。 周贺 早春越中留故人

          滩上思严子,山中忆许由。 岑参 宿关西客舍寄东山严许二山人时天宝初七月初三日在内学见有高道举徵

          严子好真隐,谢公耽远游。 崔曙 登水门楼见亡友张贞期题望黄河诗因以感兴

          莫恨无名姓,严陵不卖鱼。 张祜 七里濑渔家

          昨来闻道严陵死,画到青山第几重。 徐凝 伤画松道芬上人

          一团青翠色,云是子陵家。 戎昱 闰春宴花溪严侍御庄

          子陵栖遁处,堪系野人心。 戎昱 题严氏竹亭

          何似严陵滩上客,一竿长伴白鸥闲。 戴叔伦 闲思

          只应光武恩波晚,岂是严君恋钓鱼。 曹邺 题山居

          严光隐富春,山色溪又碧。 李德裕 钓石

          永愿坐此石,长垂严陵钓。 李白 独酌清溪江石上寄权昭夷

          严陵高揖汉天子,何必长剑拄颐事玉阶。 李白 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

          贵贱结交心不移,唯有严陵及光武。 李白 箜篌谣

          严光桐庐溪,谢客临海峤。功成谢人间,从此一投钓。 李白 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诸学士

          光武有天下,严陵为故人。虽登洛阳殿,不屈巢由身。 李白 送岑徵君归鸣皋山

          严陵不从万乘游,归卧空山钓碧流。自是客星辞帝座,元非太白醉扬州。 李白 酬崔侍御

          翠岩三百尺,谁作子陵台。 杜牧 丹水

          钓濑疏坟籍,耕岩进弈棋。 杜甫 夔府书怀四十韵

          汉廷累下徵贤诏,未许严陵老钓矶。 殷尧藩 寄许浑秀才

          三台位缺严陵卧,百战功高范蠡归。 温庭筠 和友人题壁

          吕公荣达子陵归,万古烟波绕钓矶。 温庭筠 渭上题三首之一

          朱瑀空偷御沟水,锦鳞红尾属严光。 温庭筠 薛氏池垂钓

          却逐严光向若耶,钓轮菱棹寄年华。 温庭筠 西江上送渔父

          莫却严滩意,西溪有钓矶。 温庭筠 送李生归旧居

          副君迎绮季,天子送严光。 王绩 赠李徵君大寿

          严子垂钓日,苏门长啸时。 白居易 秋池独泛

          水深严子钓,松挂巢父衣。 卢象 家叔徵君东溪草堂二首之二

          可怜严子持竿处,云水终年锁绿苔。 罗邺 题沧浪峡

          严陵亦高见,归卧是良图。 罗隐 秋日富春江行

          荣华暂时事,谁识子陵心。 许浑 晚泊七里滩

          读书新树老,垂钓旧矶平。 许浑 重伤杨攀处士二首之一

          从兹江岛意,应续子陵名。 贯休 秋送夏郢归钱塘

          子陵江海心,高迹此闲放。 钱起 同严逸人东溪泛舟

          怀乡不怕严陵笑,只待秋风别钓矶。 韦庄 旅中感遇寄呈李秘书昆仲

          时人未会严陵志,不钓鲈鱼只钓名。 韩偓 招隐

          严光一唾垂緌紫,何胤三遗大带红。 韩偓 此翁

          汉后虽则贵,子陵不知高。 顾况 严公钓台作

          典故
          共卧加腹
           
          加帝腹
            
          御榻星辰动
           
          星辰凌帝坐
           
          汉光腹
           
          犯帝坐
           
          犯星夜
           
          足加刘公腹
           
          足加天子腹
           
          足加帝腹
           
          足磨汉榻
           
          踏帝腹
           
          钓濑客星
           
          骄同卧

          相关人物
          严光


          《艺文类聚》卷一〈天部上·星〉~2~
          《会稽典录》曰:严遵字子陵,与世祖俱受业长安。建武五年,下诏徵遵,设乐阳明殿。命宴会,暮留宿,遵以足荷上,其夜客星犯天子宿。明旦,太史以闻,上曰:「此无异也,昨夜与严子陵俱卧耳。」
          《后汉书》卷八十三〈逸民列传·严光〉~2764~
          严光字子陵,一名遵,会稽馀姚人也。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变名姓,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乃令以物色访之。后齐国上言:「有一男子,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乃备安车玄纁,遣使聘之。三反而后至。……徒侯霸与光素旧,遣使奉书。使人因谓光曰:「公闻先生至,区区欲即诣造,迫于典司,是以不获。愿因日暮,自屈语言。」光不荅,乃投札与之,口授曰:「君房足下:位至鼎足,甚善。怀仁辅义天下悦,阿谀顺旨要领绝。」霸得书,封奏之。帝笑曰:「狂奴故态也。」车驾即日幸其馆。光卧不起,帝即其卧所,抚光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为理邪?」光又眠不应,良久,乃张目熟视,曰:「昔唐尧著德,巢父洗耳。士故有志,何至相迫乎!」帝曰:「子陵,我竟不能下汝邪?」于是升舆叹息而去。复引光入,论道旧故,相对累日。帝从容问光曰:「朕何如昔时?」对曰:「陛下差增于往。」因共偃卧,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御坐甚急。帝笑曰:「朕故人严子陵共卧耳。」除为谏议大夫,不屈,乃耕于富春山,后人名其钓处为严陵濑焉。建武十七年,复特徵,不至。年八十,终于家。帝伤惜之,诏下郡县赐钱百万、谷千斛。

          例句

          偶作客星侵帝座,却应虚薄是严光。 司空图 狂题十八首

          醉头倒向芦花里,却笑无端犯客星。 崔道融 钓鱼

          客星沉夜壑,钓石俯春流。 张继 题严陵钓台

          人间若有登楼望,应怪文星近客星。 张贲 偶约道流终乖文会答皮陆

          客星依钓隐,仙石逐槎回。 李德裕 思平泉树石杂咏一十首钓台

          若值客星去,便应随海槎。 李德裕 临海太守惠予赤城石报以是诗

          彼希客星隐,弱植不足援。 李白 书情题蔡舍人雄

          若宿严陵濑,谁当是客星。 李频 送寿昌曹明府

          客星空伴使,寒水不成潮。 杜甫 奉赠卢五丈参谋

          万象皆春气,孤槎自客星。 杜甫 宿白沙驿

          长沙才子远,钓濑客星悬。 杜甫 寄岳州贾司马六丈巴州严八使君两阁老五十韵

          西汉亲王子,成都老客星。 杜甫 戏题寄上汉中王三首

          句践江头月,客星台畔松。 林宽 送李员外频之建州

          终将宠辱轻轩冕,高卧五云为客星。 汪遵 严陵台

          路傍君子莫相笑,天上由来有客星。 罗邺 行次

          莫见今如此,曾为一客星。 高适 遇冲和先生

          典故
          哂买菜
            
          狂奴态
            
          旧态狂奴
            
          卖菜求益

          相关人物
          严光


          《后汉书》卷八十三〈逸民列传·严光〉~2763~
          严光字子陵,一名遵,会稽馀姚人也。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变名姓,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乃令以物色访之。后齐国上言:「有一男子,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乃备安车玄纁,遣使聘之。三反而后至。舍于北军,给床褥,太官朝夕进膳。司徒侯霸与光素旧,遣使奉书。使人因谓光曰:「公闻先生至,区区欲即诣造,迫于典司,是以不获。愿因日暮,自屈语言。」光不荅,乃投札与之,口授曰:「君房足下:位至鼎足,甚善。怀仁辅义天下悦,阿谀顺旨要领绝。」霸得书,封奏之。帝笑曰:「狂奴故态也。」车驾即日幸其馆。光卧不起,帝即其卧所,抚光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为理邪?」光又眠不应,良久,乃张目熟视,曰:「昔唐尧著德,巢父洗耳。士故有志,何至相迫乎!」帝曰:「子陵,我竟不能下汝邪?」于是升舆叹息而去。唐·李贤注引皇甫谧《高士传》曰:「霸使西曹属侯子道奉书,光不起,于床上箕踞抱膝发书读讫,问子道曰:『君房素痴,今为三公,宁小差否?』子道曰:『位已鼎足,不痴也。』光曰:『遣卿来何言?』子道传霸言。光曰:『卿言不痴,是非痴语也?天子徵我三乃来。人主尚不见,当见人臣乎?』子道求报。光曰:『我手不能书。』乃口授之。使者嫌少,可更足。光曰:『买菜乎?求益也?』」

          简释

          狂奴:喻傲世之隐者。唐皮日休《钓矾》:“狂奴卧此多,所以踏帝腹。”

          狂奴故态:指人行为狂傲。唐陆龟蒙《严光钓台》:“不是狂奴为故态,仲华争得黑头公。”

          典故
          子陵钓滩
           
          羊裘叟

          相关人物
          严光


          《后汉书》卷八十三〈逸民列传·严光〉~2763~
          严光字子陵,一名遵,会稽馀姚人也。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变名姓,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乃令以物色访之。后齐国上言:「有一男子,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乃备安车玄纁,遣使聘之。三反而后至。舍于北军,给床褥,太官朝夕进膳。除为谏议大夫,不屈,乃耕于富春山,后人名其钓处为严陵濑焉。建武十七年,复特徵,不至。年八十,终于家。帝伤惜之,诏下郡县赐钱百万、谷千斛。

          美国战争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