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xrz1d"></nobr>

      <ol id="xrz1d"><del id="xrz1d"><b id="xrz1d"></b></del></ol>
      <sub id="xrz1d"><listing id="xrz1d"><em id="xrz1d"></em></listing></sub>
      <mark id="xrz1d"></mark>

          <pre id="xrz1d"></pre>
            <p id="xrz1d"></p>
          <pre id="xrz1d"></pre>
          关键词: 
          收录约1万典故,50万词汇、2万作家信息
          常用典故按出处分类按人物分类
          典故
          不待白首
           
          同石友
           
          投分须白首
           
          相关人物
          潘岳
           
          石崇


          《世说新语笺疏》下卷下〈仇隙〉~924~
          孙秀既恨石崇不与绿珠,又憾潘岳昔遇之不以礼。后秀为中书令,岳省内见之,因唤曰:「孙令,忆畴昔周旋不?」秀曰:「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岳于是始知必不免。后收石崇、欧阳坚石,同日收岳。石先送市,亦不相知。潘后至,石谓潘曰:「安仁,卿亦复尔邪?」潘曰:「可谓『白首同所归』。」潘金谷集诗云:「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乃成其谶。
          《晋书》卷五十五〈潘岳列传〉~506~
          初,芘为琅邪内史,孙秀为小史给岳,而狡黠自喜。岳恶其为人,数挞辱之,秀常衔忿。及赵王伦辅政,秀为中书令。岳于省内谓秀曰:「孙令犹忆畴昔周旋不?」答曰:「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岳于是自知不免。俄而秀遂诬岳及石崇、欧阳建谋奉淮南王允、齐王囧为乱,诛之,夷三族。岳将诣市,与母别曰:「负阿母!」初被收,俱不相知,石崇已送在市,岳后至,崇谓之曰:「安仁,卿亦复尔邪!」岳曰:「可谓白首同所归。」岳金谷诗云:「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乃成其谶。岳母及兄侍御史释、弟燕令豹、司徒掾据、据弟诜,兄弟之子,己出之女,无长幼一时被害,唯释子伯武逃难得免。而豹女与其母相抱号呼不可解,会诏原之。

          例句

          当君白首同归日,是我青山独往时。 白居易 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感事而作(其日独游香山寺)

          典故 
          坠楼人
           
          坠楼酬恩
           
          坠残红
           
          堕楼人
             
          绿珠红粉
           
          遍索绿珠
           
          金谷堕楼人
            
          金谷堕楼

          相关人物
          石崇
           
          绿珠


          《晋书》卷三十三〈石苞列传·(子)石乔·(子)石崇〉~004~
          崇字季伦,生于青州,故小名齐奴。少敏惠,勇而有谋。……及贾谧诛,崇以党与免官。时赵王伦专权,崇甥欧阳建与伦有隙。崇有妓曰绿珠,美而艳,善吹笛。孙秀使人求之。崇时在金谷别馆,方登凉台,临清流,妇人侍侧。使者以告。崇尽出其婢妾数十人以示之,皆蕴兰麝,被罗縠,曰:「在所择。」使者曰:「君侯服御丽则丽矣,然本受命指索绿珠,不识孰是?」崇勃然曰:「绿珠吾所爱,不可得也。」使者曰:「君侯博古通今,察远照迩,愿加三思。」崇曰:「不然。」使者出而又反,崇竟不许。秀怒,乃劝伦诛崇、建。崇、建亦潜知其计,乃与黄门郎潘岳阴劝淮南王允、齐王囧以图伦、秀。秀觉之,遂矫诏收崇及潘岳、欧阳建等。崇正宴于楼上,介士到门。崇谓绿珠曰:「我今为尔得罪。」绿珠泣曰;「当效死于官前。」因自投于楼下而死。崇曰:「吾不过流徙交、广耳。」及车载诣东市,崇乃叹曰:「奴辈利吾家财。」收者答曰:「知财致害,何不早散之?」崇不能答。崇母兄妻子无少长皆被害,死者十五人。崇时年五十二。

          例句

          四者俱不闻,空传堕楼客。 于濆 金谷感怀

          亚水依岩半倾侧,笼云隐雾多愁绝。绿珠语尽身欲投,汉武眼穿神渐灭。 元稹 山枇杷

          绿珠不可夺,白首同所归。 刘希夷 洛川怀古

          还看碧溪答,不羡绿珠歌。 孟浩然 同张明府碧溪赠答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 崔郊 赠去婢

          若遣绿珠丑,石家应尚存。 曹邺 古莫买妾行

          香飘十里风,风下绿珠歌。 曹邺 和潘安仁金谷集

          秪应公子见,先忆坠楼红。 李咸用 落花

          恨无金谷妓,为我奏思归。 李德裕 峡山亭月夜独宿对樱桃花有怀伊川别墅

          黄犬空叹息,绿珠成衅雠。 李白 古风之十八

          绿珠楼下花满园,今日曾无一枝在。 李白 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

          不是求心印,都缘爱绿珠。 李群玉 龙安寺佳人阿最歌八首之五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堕楼人。 杜牧 金谷园

          至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 杜牧 题桃花夫人庙

          石崇留客醉,绿珠当座舞。 权德舆 八音诗

          摧残宝剑折,羸病绿珠愁。 权德舆 送张将军归东都旧业

          金谷园中花正繁,坠楼从道感深恩。 罗虬 比红儿诗

          汉家张御史,晋国绿珠楼。 蒋冽 经埋轮地

          君不见西施绿珠颜色可倾国,乐极悲来留不得。 贯休 偶作五首之五

          一种为埃尘,不学堕楼死。 邵谒 妓女

          不堪金谷水,横过坠楼前。 郑还古 赠柳氏妓

          动天金鼓逼神州,惜别无心学坠楼。 韩偓 代小玉家为蕃骑所虏后寄故集贤裴公相国

          绿珠犹得石崇怜,飞燕曾经汉皇宠。 骆宾王 绝情代郭氏答卢照邻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堕楼人。 杜牧 金谷园

          典故 
          相关人物
          刘琨(字越石)
           
          欧阳建
           
          石崇
           
          陆机
           
          陆云


          《晋书》卷六十二〈刘琨列传〉~679~
          刘琨字越石,中山魏昌人,汉中山靖王胜之后也。祖迈,有经国之才,为相国参军、散骑常侍。父蕃,清高冲俭,位至光禄大夫。琨少得俊朗之目,与范阳祖纳俱以雄豪著名。年二十六,为司隶从事。时征虏将军石崇河南金谷涧中有别庐,冠绝时辈,引致宾客,日以赋诗。琨预其间,文咏颇为当时所许。秘书监贾谧参管朝政,京师人士无不倾心。石崇、欧阳建、陆机、陆云之徒,并以文才降节事谧,琨兄弟亦在其间,号曰「二十四友」。

          例句

          珍重昔年金谷友,共来泉际话幽魂。 李玖 四丈夫同赋

          嗣世衰微谁肯忧,二十四友日日空追游。 韦应物 金谷园歌

          典故
          击珊瑚
           
          珊瑚枝
           
          珊瑚碎

          相关人物
          石崇


          《世说新语》下卷下《汰侈》
          石崇与王恺争豪,并穷绮丽,以饰舆服。武帝,恺之甥也,每助恺。尝以一珊瑚树,高二尺许赐恺。枝柯扶疏,世罕其比。恺以示崇。崇视讫,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恺既惋惜,又以为疾己之宝,声色甚厉。崇曰:「不足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三尺四尺,条干绝世,光彩溢目者六七枚,如恺许比甚众。恺惘然自失。

          例句

          红锦障收,珊瑚树碎,至今笑石崇王恺。 李咸用 富贵曲

          季伦怒击珊瑚摧,灵芸整鬓步摇折。 李沇 方响歌

          云母扇摇当殿色,珊瑚树碎满盘枝。 李郢 冬至后西湖泛舟看断冰偶成长句

          错挥铁如意,莫避珊瑚枝。 杜甫 奉送魏六丈佑少府之交广

          平明跃騕袅,清夜击珊瑚。 权德舆 建除诗

          歌敲玉唾壶,醉击珊瑚枝。 罗隐 钱塘遇默师忆润州旧游

          半醉徐击珊瑚树,已闻钟漏晓声传。 阎朝隐 夜宴安乐公主新宅

          典故
          击碎珊瑚
           
          齐奴珊瑚

          相关人物
          石崇


          《世说新语笺疏》下卷下〈汰侈〉~882~
          石崇与王恺争豪,并穷绮丽,以饰舆服。武帝,恺之甥也,每助恺。尝以一珊瑚树,高二尺许赐恺。枝柯扶疏,世罕其比。恺以示崇。崇视讫,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恺既惋惜,又以为疾己之宝,声色甚厉。崇曰:「不足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三尺四尺,条干绝世,光彩溢目者六七枚,如恺许比甚众。恺惘然自失。
          《晋书》卷三十三〈石苞列传第三·(子)石乔·(子)石崇〉~004~
          崇字季伦,生于青州,故小名齐奴。少敏惠,勇而有谋。苞临终,分财物与诸子,独不及崇。其母以为言,苞曰:「此儿虽小,后自能得。」年二十馀,为修武令,有能名。入为散骑郎,迁城阳太守。伐吴有功,封安阳乡侯。在郡虽有职务,好学不倦,以疾自解。顷之,拜黄门郎。兄统忤扶风王骏,有司承旨奏统,将加重罚,既而见原。以崇不诣阙谢恩,有司欲复加统罪。崇自表曰:「臣兄统以先父之恩,早被优遇,出入清显,历位尽勤。伏度圣心,有以垂察。近为扶风王骏横所诬谤,司隶中丞等飞笔重奏,劾案深文,累尘天听。臣兄弟局蹐,忧心如悸。骏戚属尊重,权要赫奕。内外有司,望风承旨。苟有所恶,易于投卵。自统枉劾以来,臣兄弟不敢一言稍自申理。戢舌钳口,惟须刑书。古人称『荣华于顺旨,枯槁于逆违』,诚哉斯言,于今信矣。是以虽董司直绳,不能不深其文,抱枉含谤,不得不输其理。幸赖陛下天听四达,灵鉴昭远,存先父勋德之重,察臣等勉励之志。中诏申料,罪谴澄雪。臣等刻肌碎首,未足上报。臣即以今月十四日,与兄统、浚等诣公车门拜表谢恩。伏度奏御之日,暂经天听。此月二十日,忽被兰台禁止符,以统蒙宥,恩出非常,臣晏然私门,曾不陈谢,复见弹奏,讪辱理尽。臣始闻此,惶惧狼狈,静而思之,固无怪也。苟尊势所驱,何所不至,望奉法之直绳,不可得也。臣以凡才,累荷显重,不能负载析薪,以答万分。一月之中,奏劾频加,曲之与直,非臣所计。所愧不能承奉戚属,自陷于此。不媚于?,实愧王孙。随巢子称『明君之德,察情为上,察事次之』。所怀具经圣听,伏待罪黜,无所多言。」由是事解。累迁散骑常侍、侍中。武帝以崇功臣子,有干局,深器重之。元康初,杨骏辅政,大开封赏,多树党援。崇与散骑郎蜀郡何攀共立议,奏于惠帝曰:「陛下圣德光被,皇灵启祚,正位东宫,二十馀年,道化宣流,万国归心。今承洪基,此乃天授。至于班赏行爵,优于泰始革命之初。不安一也。吴会僭逆,几于百年,边境被其荼毒,朝廷为之旰食。先帝决独断之聪,奋神武之略,荡灭逋寇,易于摧枯。然谋臣猛将,犹有致思竭力之效。[一四]而今恩泽之封,优于灭吴之功。不安二也。上天眷祐,实在大晋,卜世之数,未知其纪。今之开制,当垂于后。若尊卑无差,有爵必进,数世之后,莫非公侯。不安三也。臣等敢冒陈闻。窃谓泰始之初,及平吴论功。制度名牒,皆悉具存。纵不能远遵古典,尚当依准旧事。」书奏,弗纳。出为南中郎将、荆州刺史,领南蛮校尉,加鹰扬将军。崇在南中,得鸩鸟雏,以与后军将军王恺。时制,鸩鸟不得过江,为司隶校尉傅祗所纠,诏原之,烧鸩于都街。崇颖悟有才气,而任侠无行检。在荆州,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徵为大司农,以徵书未至擅去官免。顷之,拜太仆,出为征虏将军,假节、监徐州诸军事,镇下邳。崇有别馆在河阳之金谷,一名梓泽,送者倾都,帐饮于此焉。至镇,与徐州刺史高诞争酒相侮,为军司所奏,免官。复拜卫尉,与潘岳谄事贾谧。谧与之亲善,号曰「二十四友」。广城君每出,崇降车路左,望尘而拜,其卑佞如此。财产丰积,室宇宏丽。后房百数,皆曳纨绣,珥金翠。丝竹尽当时之选,庖膳穷水陆之珍。与贵戚王恺、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恺以?澳釜,崇以蜡代薪。恺作紫丝布步障四十里,崇作锦步障五十里以敌之。崇涂屋以椒,恺用赤石脂。崇、恺争豪如此。武帝每助恺,尝以珊瑚树赐之,高二尺许,枝柯扶疏,世所罕比。恺以示崇,崇便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恺既惋惜,又以为嫉己之宝,声色方厉。崇曰:「不足多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高三四尺者六七株,条干绝俗,光彩曜日,如恺比者甚众。恺恍然自失矣。
          典故
          击碎珊瑚玉
            
          珊瑚敲碎

          相关人物
          石崇


          《世说新语笺疏》下卷下〈汰侈〉~882~
          石崇与王恺争豪,并穷绮丽,以饰舆服。武帝,恺之甥也,每助恺。尝以一珊瑚树,高二尺许赐恺。枝柯扶疏,世罕其比。恺以示崇。崇视讫,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恺既惋惜,又以为疾己之宝,声色甚厉。崇曰:「不足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三尺四尺,条干绝世,光彩溢目者六七枚,如恺许比甚众。恺惘然自失。
          典故
          季伦

          相关人物
          石崇


          《晋书》卷三十三《石苞传》附《石崇传》
          崇字季伦,生于青州,故小名齐奴。少敏惠,勇而有谋。苞临终,分财物与诸子,独不及崇。其母以为言,苞曰:「此儿虽小,后自能得。」年二十馀,为修武令,有能名。入为散骑郎,迁城阳太守。伐吴有功,封安阳乡侯。在郡虽有职务,好学不倦,以疾自解。顷之,拜黄门郎。……崇颖悟有才气,而任侠无行检。在荆州,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徵为大司农,以徵书未至擅去官免。顷之,拜太仆,出为征虏将军,假节、监徐州诸军事,镇下邳。崇有别馆在河阳之金谷,一名梓泽,送者倾都,帐饮于此焉。至镇,与徐州刺史高诞争酒相侮,为军司所奏,免官。复拜卫尉,与潘岳谄事贾谧。……与贵戚王恺、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

          例句

          迭宕孔文举,风流石季伦。 储光羲 秋庭贻马九

          我亦不羡季伦富,我亦不笑原宪贫。 孟郊 伤时

          典故
          季伦园
           
          季伦家
           
          季伦沼

          相关人物
          石崇

          参考典故
          金谷园


          《世说新语》下卷下《汰侈》
          「石崇与王恺争豪,并穷绮丽,以饰舆服。」南朝·刘孝标注:「《续文章志》曰:『崇资产累巨万金,宅室舆马,僭拟王者。庖膳必穷水陆之珍。后房百数,皆曳纨绣,珥金翠,而丝竹之蓺,尽一世之选。筑榭开沼,殚极人巧。与贵戚羊琇、王恺之徒竞相高以侈靡,而崇为居最之首,琇等每愧羡,以为不及也。』」

          例句

          今知季伦沼,旧是辟疆园。 楼颖 东郊纳凉忆左威卫李录事收昆季太原崔参军三首

          地接安仁县,园是季伦家。 韩仲宣 晦日宴高氏林亭

          季伦园里,逸少亭前。 高球 三月三日宴王明府山亭

          典故
          罚依金谷
           
          金谷佳期
           
          金谷俊游
           
          金谷
            
          金谷数
           
          金谷诗
           
          金谷路
           
          金谷重楼
           
          金谷香销

          相关人物
          石崇


          《水经注疏》卷十六〈谷水〉~384~
          谷水又东,左会金谷水。水出太白原,东南流,历金谷,谓之金谷水。东南流,径晋卫尉卿石崇之故居也。石季伦《谷金诗集·序》曰:「余以元康七年,从太仆卿出为征虏将军,有别庐在河南界金谷涧中,有清泉茂树,众果竹柏,药草蔽翳。」
          《晋书》卷三十三〈石苞列传·(子)石乔·(子)石崇〉~006~
          崇颖悟有才气,而任侠无行检。在荆州,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徵为大司农,以徵书未至擅去官免。顷之,拜太仆,出为征虏将军,假节、监徐州诸军事,镇下邳。崇有别馆在河阳之金谷,一名梓泽,送者倾都,帐饮于此焉。至镇,与徐州刺史高诞争酒相侮,为军司所奏,免官。复拜卫尉,与潘岳谄事贾谧。谧与之亲善,号曰「二十四友」。广城君每出,崇降车路左,望尘而拜,其卑佞如此。
          《世说新语笺疏》中卷下〈品藻〉
          南朝梁·刘孝标注引石崇《金谷诗叙》曰:「余以元康六年,从太仆卿出为使,持节监青、徐诸军事、征虏将军。有别庐在河南县界金谷涧中,或高或下,有清泉茂林,众果竹柏、药草之属,莫不毕备。又有水碓、鱼池、土窟,其为娱目欢心之物备矣。时征西大将军祭酒王诩当还长安,余与众贤共送往涧中,昼夜游宴,屡迁其坐。或登高临下,或列坐水滨。时琴瑟笙筑,合载车中,道路并作。及住,令与鼓吹递奏。遂各赋诗,以叙中怀。或不能者,罚酒三斗。感性命之不永,惧凋落之无期。故具列时人官号、姓名、年纪,又写诗箸后。后之好事者,其览之哉!凡三十人,吴王师、议郎、关中侯、始平武功苏绍字世嗣,年五十,为首。」

          例句

          叶落上阳树,草衰金谷园。 于武陵 洛中晴望

          平阳擅歌舞,金谷盛招携。 刘洎 安德山池宴集

          隋朝古陌铜驼柳,石氏荒原金谷花。 刘沧 晚秋洛阳客舍

          凌波如唤游金谷,羞彼揶揄泪满衣。 司空图 冯燕歌

          金谷筝中传不似,山阳笛里写难成。 司空曙 残莺百啭歌同王员外耿拾遗吉中孚李端游慈恩各赋一物

          前朝冠带掩金谷,旧游花月经铜驼。 司马扎 送孔间入洛

          故事谙金谷,新居近石城。 吴融 个人三十韵

          繁华自古皆相似,金谷荒园土一堆。 吴融 题延寿坊东南角古池

          随梦入池塘,无心在金谷。 唐彦谦 春草

          金谷风露凉,绿珠醉初醒。 唐彦谦 葡萄

          石家美人金谷游,罗帏翠幕珊瑚钩。 唐彦谦 咏葡萄

          参差金谷树,皎镜碧塘沙。 弓嗣初 晦日宴高氏林亭

          已迷金谷路,频驻玉人车。 张南史

          笙歌引出桃花洞,罗绣拥来金谷园。 方干 尚书新创敌楼二首

          仙子玉京路,主人金谷园。几时辞碧落,谁伴过黄昏。 李商隐 杏花

          忆昔游金谷,相看华发新。 李嘉祐 送王谏议充东都留守判官

          妙伎游金谷,佳人满石城。 李峤

          金谷园中柳,春来已舞腰。 李益 上洛桥

          玉山那惜醉,金谷已无春。 李端 送黎少府赴阳翟

          金谷走车来,玉人骑马待。 李端 杂诗

          可怜夹水锦步障,羞数石家金谷园。 李群玉 山榴

          金谷园无主,桃源路不通。 李群玉 赠花

          更看金谷骑,争向石崇家。 杜审言 晦日宴游

          碧树环金谷,丹霞映上阳。 柳宗元 弘农公以硕德伟材屈于诬枉左官三岁复为大僚天监昭明人心感悦宗天窜伏湘浦拜贺末由谨献诗五十韵以毕微志

          芜台事往空留恨,金谷时危悟惜才。 武元衡 摩诃池宴

          石家金谷旧歌人,起唱花筵泪满巾。 殷尧藩 赠歌人郭婉二首

          瑶轩金谷上春时,玉童仙女无见期。 王勃 江南弄

          应是石家金谷里,流传未满洛阳城。 王諲 夜坐看挡筝

          到愁金谷晚,不怪玉山颓。 卢照邻 辛法司宅观妓

          共赋瑶台雪,同观金谷筝。 卢纶 纶与吉侍郎中孚辄有所酬以申悲旧兼寄夏侯侍御审侯仓曹钊

          尘埃金谷路,楼阁上阳钟。 罗隐 圣真观刘真师院十韵

          蝉稀金谷树,草遍德阳宫。 耿湋 奉送蒋尚书兼御史大夫东都留守

          时人欣绿珠,诗满金谷圆。 蒋冽 经埋轮地

          金谷歌传第一流,鹧鸪清怨碧烟愁。 许浑 听唱山鹧鸪

          佳人金谷返,爱子洞庭迷。 赵冬曦 奉答燕公

          歌声掩金谷,舞态出平阳。 钱起 奉陪郭常侍宴浐川山池

          金谷多欢宴,佳丽正芳菲。 陈子昂 赋得妓

          乍迷金谷路,稍变上阳宫。 韦应物 雪中闻李儋过门不访聊以寄赠

          芝田花月屡裴回,金谷佳期重游衍。 骆宾王 畴昔篇

          铜驼路上柳千条,金谷园中花几色。 骆宾王 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

          典故 
          相关人物
          石崇


          《晋书》卷三十三〈石苞列传·(子)石乔·(子)石崇〉~004~
          崇字季伦,生于青州,故小名齐奴。少敏惠,勇而有谋。苞临终,分财物与诸子,独不及崇。其母以为言,苞曰:「此儿虽小,后自能得。」年二十馀,为修武令,有能名。入为散骑郎,迁城阳太守。伐吴有功,封安阳乡侯。在郡虽有职务,好学不倦,以疾自解。顷之,拜黄门郎。……拜卫尉。……财产丰积,室宇宏丽。后房百数,皆曳纨绣,珥金翠。丝竹尽当时之选,庖膳穷水陆之珍。与贵戚王恺、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恺以?澳釜,崇以蜡代薪。恺作紫丝布步障四十里,崇作锦步障五十里以敌之。崇涂屋以椒,恺用赤石脂。崇、恺争豪如此。武帝每助恺,尝以珊瑚树赐之,高二尺许,枝柯扶疏,世所罕比。恺以示崇,崇便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恺既惋惜,又以为嫉己之宝,声色方厉。崇曰:「不足多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高三四尺者六七株,条干绝俗,光彩曜日,如恺比者甚众。恺恍然自失矣。

          例句

          犹疑施锦帐,堪叹罢朱纨。 侯冽 金谷园花发怀古

          可怜夹水锦步障,羞数石家金谷园。 李群玉 山榴

          典故
          石家蜡烛
           
          蜡炬晨炊

          相关人物
          石崇


          《世说新语》下卷下《汰侈》
          王君夫以饴糒澳釜,石季伦用蜡烛作炊。君夫作紫丝布步障碧绫裹四十里,石崇作锦步障五十里以敌之。石以椒为泥,王以赤石脂泥壁。

          例句

          漆灯夜照真无数,蜡炬晨炊竟未休。 李商隐 十字水期韦潘侍御同年不至时韦寓居水次故郭邠宁宅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 李商隐 牡丹

          典故
          相关人物
          石崇

          参考典故
          石崇家


          《晋书》卷三十三《石苞传》附《石崇传》
          崇字季伦,生于青州,故小名齐奴。

          例句

          齐奴却是来东市,不为红儿死更冤。 罗虬 比红儿诗

          典故 
          石家
           
          石崇
           
          石崇家
           
          石氏

          相关人物
          石崇

          参考典故
          金谷园


          《晋书》卷三十三《石苞传》附《石崇传》
          崇字季伦,生于青州,故小名齐奴。少敏惠,勇而有谋。……财产丰积,室宇宏丽。后房百数,皆曳纨绣,珥金翠。丝竹尽当时之选,庖膳穷水陆之珍。

          例句

          出入张公子,骄奢石季伦。 元稹 代曲江老人百韵(年十六时作)

          王济本尚味,石崇方斗奢。 刘禹锡 崔元受少府自贬所还遗山姜花以诗答之

          淹留洛城晚,歌吹石崇家。 崔知贤 晦日宴高氏林亭

          雪尽铜驼路,花照石崇家。 张锡 晦日宴高文学林亭(同用华字)

          主第辞高饮,石家赴宵会。 李端 杂诗

          还随张放友,来向石崇家。 王茂时 晦日宴高氏林亭

          每笑石崇无道情,轻身重色祸亦成。君有佳人当禅伴,于中不废学无生。 皎然 观李中丞洪二美人唱歌轧筝歌(时量移湘州长史)

          去国汉妃还似玉,亡家石氏岂无金。 罗邺 落第书怀寄友人

          车驰马走咸阳道,石家旧宅空荒草。 庄南杰 伤歌行

          帐偃缨垂细复繁,令人心想石家园。 薛能 折杨柳十首(并序)

          汉武玉堂人岂在,石家金谷水空流。 薛逢 悼古

          人是平阳客,地即石崇家。 陈嘉言 晦日宴高氏林亭

          歌入平阳第,舞对石崇家。 高峤 晦日宴高氏林亭

          试入山亭望,言是石崇家。 高瑾 晦日宴高氏林亭

          典故
          石崇富
           
          石崇豪侈

          相关人物
          石崇


          《晋书》卷三十三〈石苞列传·(子)石乔·(子)石崇〉~004~
          崇字季伦,生于青州,故小名齐奴。少敏惠,勇而有谋。苞临终,分财物与诸子,独不及崇。其母以为言,苞曰:「此儿虽小,后自能得。」年二十馀,为修武令,有能名。入为散骑郎,迁城阳太守。伐吴有功,封安阳乡侯。在郡虽有职务,好学不倦,以疾自解。顷之,拜黄门郎。……拜卫尉。……财产丰积,室宇宏丽。后房百数,皆曳纨绣,珥金翠。丝竹尽当时之选,庖膳穷水陆之珍。与贵戚王恺、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恺以?澳釜,崇以蜡代薪。恺作紫丝布步障四十里,崇作锦步障五十里以敌之。崇涂屋以椒,恺用赤石脂。崇、恺争豪如此。武帝每助恺,尝以珊瑚树赐之,高二尺许,枝柯扶疏,世所罕比。恺以示崇,崇便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恺既惋惜,又以为嫉己之宝,声色方厉。崇曰:「不足多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高三四尺者六七株,条干绝俗,光彩曜日,如恺比者甚众。恺恍然自失矣。……及贾谧诛,崇以党与免官。时赵王伦专权,崇甥欧阳建与伦有隙。崇有妓曰绿珠,美而艳,善吹笛。孙秀使人求之。崇时在金谷别馆,方登凉台,临清流,妇人侍侧。使者以告。崇尽出其婢妾数十人以示之,皆蕴兰麝,被罗縠,曰:「在所择。」使者曰:「君侯服御丽则丽矣,然本受命指索绿珠,不识孰是?」崇勃然曰:「绿珠吾所爱,不可得也。」使者曰:「君侯博古通今,察远照迩,愿加三思。」崇曰:「不然。」使者出而又反,崇竟不许。秀怒,乃劝伦诛崇、建。崇、建亦潜知其计,乃与黄门郎潘岳阴劝淮南王允、齐王囧以图伦、秀。秀觉之,遂矫诏收崇及潘岳、欧阳建等。崇正宴于楼上,介士到门。崇谓绿珠曰:「我今为尔得罪。」绿珠泣曰;「当效死于官前。」因自投于楼下而死。崇曰:「吾不过流徙交、广耳。」及车载诣东市,崇乃叹曰:「奴辈利吾家财。」收者答曰:「知财致害,何不早散之?」崇不能答。崇母兄妻子无少长皆被害,死者十五人。崇时年五十二。
          典故
          珠沉金古
           
          石崇楼下

          相关人物
          石崇
           
          绿珠


          《晋书》卷三十三〈石苞列传·(子)石乔·(子)石崇〉~008~
          及贾谧诛,崇以党与免官。时赵王伦专权,崇甥欧阳建与伦有隙。崇有妓曰绿珠,美而艳,善吹笛。孙秀使人求之。崇时在金谷别馆,方登凉台,临清流,妇人侍侧。使者以告。崇尽出其婢妾数十人以示之,皆蕴兰麝,被罗縠,曰:「在所择。」使者曰:「君侯服御丽则丽矣,然本受命指索绿珠,不识孰是?」崇勃然曰:「绿珠吾所爱,不可得也。」使者曰:「君侯博古通今,察远照迩,愿加三思。」崇曰:「不然。」使者出而又反,崇竟不许。秀怒,乃劝伦诛崇、建。崇、建亦潜知其计,乃与黄门郎潘岳阴劝淮南王允、齐王囧以图伦、秀。秀觉之,遂矫诏收崇及潘岳、欧阳建等。崇正宴于楼上,介士到门。崇谓绿珠曰:「我今为尔得罪。」绿珠泣曰;「当效死于官前。」因自投于楼下而死。崇曰:「吾不过流徙交、广耳。」及车载诣东市,崇乃叹曰:「奴辈利吾家财。」收者答曰:「知财致害,何不早散之?」崇不能答。崇母兄妻子无少长皆被害,死者十五人。崇时年五十二。

          美国战争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