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xrz1d"></nobr>

      <ol id="xrz1d"><del id="xrz1d"><b id="xrz1d"></b></del></ol>
      <sub id="xrz1d"><listing id="xrz1d"><em id="xrz1d"></em></listing></sub>
      <mark id="xrz1d"></mark>

          <pre id="xrz1d"></pre>
            <p id="xrz1d"></p>
          <pre id="xrz1d"></pre>
          关键词: 
          收录约1万典故,50万词汇、2万作家信息
          常用典故按出处分类按人物分类
          典故
          八月潮怒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水经注疏》卷四十〈渐江水〉~3296~
          浙江又东径灵隐山,山在四山之中,有高崖洞穴,左右有石室三所,又有孤石壁立,大三十围,其上开散,状似莲花。昔有道士,长往不归,或因以稽留为山号。山下有钱唐故县。浙江径其南,王莽更名之曰泉亭。《地理志》曰:会稽西部都尉治。《钱唐记》曰:防海大塘在县东一里许,郡议曹华信家议立此塘,以防海水。始开募,有能致一斛土石者,即与钱一千。旬日之间,来者云集,塘未成而不复取。于是载土石者皆弃而去,塘以之成,故改名钱塘焉。县南江侧有明圣湖。父老传言,湖有金牛,古见之,神化不测,湖取名焉。县有武林山,武林水所出也。阚骃云:山出钱水,东入海。《吴地记》言,县惟浙江,今无此水。县东有定、包诸山皆西临浙江,水流于两山之间,江川急浚,兼涛水昼夜再来,来应时刻,常以月晦及望尤大,至二月、八月最高,峨峨二丈有馀。《吴越春秋》以为子胥、文种之神也。昔子胥亮于吴,而浮尸于江。吴人怜之,立祠于江上,名曰胥山。《吴录》曰:胥山在太湖边,去江不百里,故曰江上。文种诚于越,而伏剑于山阴,越人哀之,葬于重山。文种既葬一年,子胥从海上,负种俱去,游夫江海。故潮水之前扬波者,伍子胥,后重水者大夫种。是以枚乘曰:涛无记焉。然海水上潮,江水逆流,似神而非,于是处焉。秦始皇三十七年,将游会稽,至钱唐,临浙江,所不能渡,故道馀杭之西津也。
          典故
          渔人犯白龙
           
          白龙豫且制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汉·刘向《说苑》卷九《正谏》
          吴王欲从民饮酒,伍子胥谏曰:「不可。昔白龙下清泠之渊,化为鱼,渔者豫且射中其目。白龙上诉天帝。曰:『当是之时,若安置而形?』白龙对曰:『我下清泠之渊,化为鱼。』天帝曰:『鱼固人之所射也,豫且何罪!』夫白龙,天帝贵畜也;豫且,宋国之贱臣也。白龙不化,豫且不射。今弃万乘之位而从布衣之士饮酒,臣恐其有豫且之患矣。」王乃止。

          例句

          白龙改常服,偶被豫且制。 李白 枯鱼过河泣

          且贪原兽轻黄屋,宁畏渔人犯白龙。 钱起 汉武出猎

          典故 
          伍员潮
           
          伍员涛
            
          伍生传谬
            
          伍相潮头
           
          伍相鸱夷
           
          伍胥怒涛
           
          伍胥恨不灭
             
          伍胥白浪
           
          伍胥神
           
          前潮作子胥
           
          前胥后种
           
          壮志死不息
           
          子胥怒钱塘
           
          子胥弃
           
          子胥弃江
           
          子胥潮
           
          子胥涛
           
          子胥灵
           
          子胥鼓浪
           
          寒涛拥伍胥
           
          怒涛犹不平
           
          怒涛飞
           
          怒为涛
           
          东流生白波
           
          涛江雪浪
           
          白马潮
            
          白马踏海潮
           
          白马银涛
            
          素车走灵胥
           
          素车驾长鲸
           
          胥怒
           
          胥江万里涛
            
          胥涛溅恨
           
          银涛白马
           
          灵涛
            
          灵胥八月涛
           
          灵胥怒
           
          魂庄怒涛
           
          鸱夷怒涛
           
          鸱夷恨
           
          鸱夷血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吴越春秋》卷五〈夫差内传·十三年〉~9~
          吴王置酒文台之上,群臣悉在,太宰嚭执政,越王侍坐,子胥在焉。王曰:「寡人闻之,君不贱有功之臣,父不憎有力之子。今太宰嚭为寡人有功,吾将爵之上赏。越王慈仁忠信,以孝事于寡人,吾将复增其国,以还助伐之功。于众大夫如何?」群臣贺曰:「大王躬行至德,虚心养士,群臣并进,见难争死;名号显著,威震四海;有功蒙赏,亡国复存;霸功王事,咸被群臣。」于是子胥据地垂涕,曰:「于乎,哀哉!遭此默默,忠臣掩口,谗夫在侧;政败道坏,谄谀无极;邪说伪辞,以曲为直,舍谗攻忠,将灭吴国:宗庙既夷,社稷不食,城郭丘墟,殿生荆棘。」吴王大怒,曰:「老臣多诈,为吴妖孽。乃欲专权擅威,独倾吾国。寡人以前王之故,未忍行法,今退自计,无沮吴谋。」子胥曰:「今臣不忠不信,不得为前王之臣。臣不敢爱身,恐吾国之亡矣。昔者桀杀关龙逢,纣杀王子比干,今大王诛臣,参于桀纣。大王勉之,臣请辞矣。」子胥归,谓被离曰:「吾贯弓接矢于郑楚之界,越渡江淮自致于斯。前王听从吾计,破楚见凌之雠。欲报前王之恩而至于此。吾非自惜,祸将及汝。」被离曰:「未谏不听,自杀何益?何如亡乎?」子胥曰:「亡,臣安往?」吴王闻子胥之怨恨也,乃使人赐属镂之剑。子胥受剑,徒跣褰裳,下堂中庭,仰天呼怨曰:「吾始为汝父忠臣立吴,设谋破楚,南服劲越,威加诸侯,有霸王之功。今汝不用吾言,反赐我剑。吾今日死,吴宫为墟,庭生蔓草,越人掘汝社稷。安忘我乎?昔前王不欲立汝,我以死争之,卒得汝之愿,公子多怨于我。我徒有功于吴。今乃忘我定国之恩。反赐我死,岂不谬哉!」吴王闻之,大怒,曰:「汝不忠信,为寡人使齐,托汝子于齐鲍氏,有我外之心。」急令自裁:「孤不使汝得有所见。」子胥把剑仰天叹曰:「自我死后,后世必以我为忠,上配夏殷之世,亦得与龙逄、比干为友。」遂伏剑而死。吴王乃取子胥尸盛以鸱夷之器,投之于江中,言曰:「胥汝一死之后,何能有知?」即断其头,置高楼上,谓之曰:「日月炙汝肉,飘风飘汝眼,炎光烧汝骨,鱼鳖食汝肉。汝骨变形灰,有何所见?」乃弃其躯,投之江中。子胥因随流扬波,依潮来往,荡激崩岸。
          《太平广记》卷二百九十一〈神一·伍子胥〉~235~
          伍子胥累谏吴王,赐属镂剑而死。临终,戒其子曰:「悬吾首于南门,以观越兵来。以鲽鱼皮裹吾尸,投于江中,吾当朝暮乘潮,以观吴之败。」自是自海门山,潮头汹高数百尺,越钱塘渔浦,方渐低小。朝暮再来,其声震怒,雷奔电走百馀里。时有见子胥乘素车白马在潮头之中,因立庙以祠焉。庐州城内淝河岸上,亦有子胥庙。每朝暮潮时,淝河之水,亦鼓怒而起,至其庙前。高一二尺,广十馀丈,食顷乃定。俗云:与钱塘江水相应焉!
          《吴越春秋》卷五〈夫差内传·十三年〉~22~
          遂伏剑而死。吴王乃取子胥尸盛以鸱夷之器,投之于江中,言曰:「胥汝一死之后,何能有知?」即断其头,置高楼上,谓之曰:「日月炙汝肉,飘风飘汝眼,炎光烧汝骨,鱼鳖食汝肉。汝骨变形灰,有何所见?」乃弃其躯,投之江中。子胥因随流扬波,依潮来往,荡激崩岸。

          简释

          灵胥:指河神。来陆游《乙丑夏秋之交小舟早夜往来湖中戏成绝句》:“千年未息灵胥怒,卷地潮声到枕边。”


          例句

          但褫千人魄,那知伍相心。 姚合 杭州观潮

          山藏伯禹穴,城压伍胥涛。 孟浩然 与杭州薛司户登樟亭楼作

          山围伯禹庙,江落伍胥潮。 孙逖 立秋日题安昌寺北山亭

          伍生传或谬,枚叟说难穷。 宋昱 樟亭观涛

          冤深陆机雾,愤积伍员涛。 张祜 哭汴州(一作夷门)陆大夫

          怀中陆绩橘,江上伍员涛。 张祜 送庐弘本浙东觐省

          浙波只有灵涛在,拜奠青山人不休。 徐凝 题伍员庙

          地接三茅岭,川迎伍子涛。 李德裕 述梦诗四十韵(有序)

          子胥既弃吴江上,屈原终投湘水滨。 李白 行路难三首

          回潮迎伍相,骤雨送湘君。 李端 幽居作

          典故
          依墙哭楚
           
          包胥一出
           
          包胥一哭
           
          包胥一诺
           
          包胥哭秦庭
           
          包胥存楚
           
          包胥救楚
           
          包胥血
            
          哭救楚
           
          哭秦兵
            
          复楚孤臣
           
          愧包胥
           
          救楚
           
          楚包胥
           
          申包恸哭
           
          申包胥就楚
           
          申胥恨
           
          秦庭哭
           
          秦庭泪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申包胥


          《春秋左传正义》卷五十四〈定公·传四年〉~953~
          初,伍员与申包胥友,其亡也。谓申包胥曰:「我必复楚国。」申包胥曰:「勉之,子能复之,我必能兴之。」及昭王在随,申包胥如秦乞师,曰:「吴为封豕长蛇,以荐食上国,虐始于楚,寡君失守社稷,越在草莽。」使下臣告急曰:「夷德无厌,若邻于君,疆场之患也,逮吴之未定,君其取分焉,若楚之遂亡,君之土也,若以君灵,抚之,世以事君。」秦伯使辞焉,曰:「寡人闻命矣。」子姑就馆,将图而告,对曰:「寡君越在草莽,未获所伏,下臣何敢即安。」立依于庭墙而哭,日夜不绝声,勺饮不入口,七日,秦哀公为之赋无衣,九顿首而坐,秦师乃出。
          《史记》卷六十六〈伍子胥列传〉~276~
          始伍员与申包胥为交,员之亡也,谓包胥曰:「我必覆楚。」包胥曰:「我必存之。」及吴兵入郢,伍子胥求昭王。既不得,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后已。申包胥亡于山中,使人谓子胥曰:「子之报雠,其以甚乎!吾闻之,人众者胜天,天定亦能破人。今子故平王之臣,亲北面而事之,今至于僇死人,此岂其无天道之极乎!」伍子胥曰:「为我谢申包胥曰,吾日莫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于是申包胥走秦告急,求救于秦。秦不许。包胥立于秦廷,昼夜哭,七日七夜不绝其声。秦哀公怜之,曰:「楚虽无道,有臣若是,可无存乎!」乃遣车五百乘救楚击吴。六月,败吴兵于稷。会吴王久留楚求昭王,而阖庐弟夫概乃亡归,自立为王。阖庐闻之,乃释楚而归,击其弟夫概。夫概败走,遂奔楚。楚昭王见吴有内乱,乃复入郢。封夫概于堂溪,为堂溪氏。楚复与吴战,败吴,吴王乃归。

          简释

          秦庭哭:指为国解难。唐李百药《郢城怀古》:“莫救夷陵火,无复秦庭哭。”


          例句

          包胥心独许,连夜哭秦兵。千乘徒虚尔,一夫安可轻。 元稹 楚歌十首

          包胥非救楚,随会反留秦。 张说 过庾信宅

          申包惟恸哭,七日鬓毛斑。 李白 奔亡道中五首之四

          悲作楚地囚,何由哭秦庭。 李白 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

          申包哭秦庭,泣血将安仰。 李白 酬裴侍御对雨感时见赠

          哭何苦而救楚,笑何誇而却秦。吾诚不能学二子沽名矫节以耀世兮,固将弃天地而遗身。 李白 鸣皋歌送岑徵君

          莫救夷陵火,无复秦庭哭。 李百药 郢城怀古

          独惭投汉阁,俱议哭秦庭。 杜甫 秦州见敕目薛三璩授司议郎毕四曜除监察与二子有故远喜迁官兼述索居凡三十韵

          使者哭其庭,救兵终不至。 韦应物 睢阳感怀

          典故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楚平王


          《史记》卷六十六《伍子胥列传》
          及吴兵入郢,伍子胥求昭王。既不得,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后已。

          简释

          鞭尸:喻泄愤报仇。唐李白《酬裴侍御对而感时见赠》:“鞭尸辱已及,堂卜罗宿莽。”


          例句

          岂料奔吴士,鞭尸郢市门。 元稹 楚歌十首之三

          运开展宿愤,入楚鞭平王。 李白 游溧阳北湖亭望瓦屋山怀古赠同旅

          鞭尸辱已及,堂上罗宿莽。 李白 酬裴侍御对感时见赠

          典故
          鸱夷没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战国策》卷三十〈燕策二·昌国君乐毅为燕昭王合五国之兵而攻齐〉~03~
          望诸君乃使人献书报燕王曰:「臣不佞,不能奉承先王之教,以顺左右之心,恐抵斧质之罪,以伤先王之明,而又害于足下之义,故遁逃奔赵。自负以不肖之罪,故不敢为辞说。今王使使者数之罪,臣恐侍御者之不察先王之所以畜幸臣之理,而又不白于臣之所以事先王之心,故敢以书对。「臣闻贤圣之君,不以禄私其亲,功多者授之;不以官随其爱,能当之者处之。故察能而授官者,成功之君也;论行而结交者,立名之士也。臣以所学者观之,先王之举错,有高世之心,故假节于魏王,而以身得察于燕。先王过举,擢之乎宾客之中,而立之乎群臣之上,不谋于父兄,而使臣为亚卿。臣自以为奉令承教,可以幸无罪矣,故受命而不辞。「先王命之曰:『我有积怨深怒于齐,不量轻弱,而欲以齐为事。』臣对曰:『夫齐霸国之馀教也,而骤胜之遗事也,闲于兵甲,习于战攻。王若欲攻之,则必举天下而图之。举天下而图之,莫径于结赵矣。且又淮北、宋地,楚、魏之所同愿也。赵若许[四],约楚、魏,宋尽力,四国攻之,齐可大破也。』先王曰:『善。』臣乃口受令,具符节,南使臣于赵。顾[六]反命,起兵随而攻齐。以天之道,先王之灵,河北之地,随先王举而有之于济上。济上之军,奉令击齐,大胜之。轻卒锐兵,长驱至国。齐王逃遁走莒,仅以身免。珠玉财宝,车甲珍器,尽收入燕。大吕陈于元英,故鼎反于历室,齐器设于宁台。蓟丘之植,植于汶皇。自五伯以来,功未有及先王者也。先王以为惬其志,以臣为不顿命,故裂地而封之,使之得比乎小国诸侯。臣不佞,自以为奉令承教,可以幸无罪矣,故受命而弗辞。「臣闻贤明之君,功立而不废,故著于春秋;蚤知之士,名成而不毁,故称于后世。若先王之报怨雪耻,夷万乘之强国,收八百岁之蓄积,及至弃群臣之日,馀令诏后嗣之遗义,执政任事之臣,所以能循法令,顺庶孽者,施及萌隶,皆可以教于后世。「臣闻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昔者五子胥说听乎阖闾,故吴王远迹至于郢。夫差弗是也,赐之鸱夷而浮之江。」
          《史记》卷六十六〈伍子胥列传〉~280~
          吴王曰:「微子之言,吾亦疑之。」乃使使赐伍子胥属镂之剑,曰:「子以此死。」伍子胥仰天叹曰:「嗟乎!谗臣嚭为乱矣,王乃反诛我。我令若父霸。自若未立时,诸公子争立,我以死争之于先王,几不得立。若既得立,欲分吴国予我,我顾不敢望也。然今若听谀臣言以杀长者。」乃告其舍人曰:「必树吾墓上以梓,令可以为器;而抉吾眼县吴东门之上,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乃自刭死。吴王闻之大怒,乃取子胥尸盛以鸱夷革,浮之江中。吴人怜之,为立祠于江上,因命曰胥山。南朝宋·裴骃《史记集解》:应劭曰:「取马革为鸱夷,鸱夷,榼形。」

          例句

          行叹鸱夷没,遽惜湛卢飞。 骆宾王 夕次旧吴

          典故
          楚逐伍胥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伍奢
           
          伍尚
           
          太子建
           
          楚平王


          《史记》卷六十六《伍子胥列传》
          楚平王有太子名曰建,使伍奢为太傅,费无忌为少傅。无忌不忠于太子建。平王使无忌为太子取妇于秦,秦女好,无忌驰归报平王曰:「秦女绝美,王可自取,而更为太子取妇。」平王遂自取秦女而绝爱幸之,生子轸。更为太子取妇。无忌既以秦女自媚于平王,因去太子而事平王。恐一旦平王卒而太子立,杀己,乃因谗太子建。建母,蔡女也,无宠于平王。平王稍益疏建,使建守城父,备边兵。 顷之,无忌又日夜言太子短于王曰:「太子以秦女之故,不能无怨望,愿王少自备也。自太子居城父,将兵,外交诸侯,且欲入为乱矣。」平王乃召其太傅伍奢考问之。伍奢知无忌谗太子于平王,因曰:「王独柰何以谗贼小臣疏骨肉之亲乎?」无忌曰:「王今不制,其事成矣。王且见禽。」于是平王怒,囚伍奢,而使城父司马奋扬往杀太子。行未至,奋扬使人先告太子:「太子急去,不然将诛。」太子建亡奔宋。 无忌言于平王曰:「伍奢有二子,皆贤,不诛且为楚忧。可以其父质而召之,不然且为楚患。」……王不听,使人召二子曰:「来,吾生汝父;不来,今杀奢也。」伍尚欲往,员曰:「楚之召我兄弟,非欲以生我父也,恐有脱者后生患,故以父为质,诈召二子。二子到,则父子俱死。何益父之死?往而令雠不得报耳。不如奔他国,借力以雪父之耻,俱灭,无为也。」伍尚曰:「我知往终不能全父命。然恨父召我以求生而不往,后不能雪耻,终为天下笑耳。」谓员:「可去矣!汝能报杀父之雠,我将归死。」尚既就执,使者捕伍胥。伍胥贯弓执矢向使者,使者不敢进,伍胥遂亡。闻太子建之在宋,往从之。

          例句

          汉求季布鲁朱家,楚逐伍胥去章华。 李白 江上赠窦长史

          典故
          乞食吴门
           
          乞食吹箫
           
          伍员吹篪
           
          伍相吹箫
           
          入市吹箫
           
          吴市乞
            
          吴市箫声
           
          吴关人去
           
          吹箫乞食
            
          吹箫恨
           
          吹箫未遇
           
          歌吴市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史记》卷七十九《范雎列传》
          「伍子胥橐载而出昭关,夜行昼伏,至于陵水,无以糊其口,膝行蒲伏,稽首肉袒,鼓腹吹篪,乞食于吴市,」南朝宋·裴骃《史记集解》引徐广曰:「一作『箫』。」

          简释

          吴市吹箫:指因生活困顿而流浪飘泊,有为而未遇。清康有为《泛海至天津入京复还上海》:‘方朔长安徒索米,子胥吴市又吹箫。”


          例句

          方朔长安徒索米,子胥吴市又吹箫。 康有为 泛海至天津入京复还上海

          吹箫入吴市,击筑游燕肆。 虞世南 结客少年场行

          典故
          吴宫麋鹿
           
          吴台游鹿
           
          吴台草
           
          吴苑走鹿麋
           
          姑苏蔓草
           
          姑苏鹿戏
           
          姑苏麋鹿
           
          游鹿
           
          游鹿衔花
           
          湿楚臣衣
           
          湿楚衣
           
          聚麋鹿
           
          台荒麋迹
           
          荆棘堪伤
           
          荒台麋鹿
           
          苏台鹿走
           
          路走姑苏台
           
          游鹿
           
          野鹿上高台
           
          香径走麋鹿
           
          鹿游唐苑
           
          鹿登台榭
            
          鹿豕衔枯荠
           
          鹿走姑苏
           
          麋鹿上高台
           
          麋鹿呦呦
           
          麋鹿姑苏
           
          麋鹿泣姑苏
            
          麋鹿荒台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刘安(淮南王)


          《史记》卷一百一十八〈淮南衡山列传〉~3085~
          王坐东宫,召伍被与谋,曰:「将军上。」被怅然曰:「上宽赦大王,王复安得此亡国之语乎!臣闻子胥谏吴王,吴王不用,乃曰:『臣今见麋鹿游姑苏之台也。』今臣亦见宫中生荆棘,露沾衣也。」
          《吴越春秋》卷九〈勾践阴谋外传·勾践十三年〉
          子胥曰:「臣闻狼子有野心,仇雠之人不可亲。夫虎不可喂以食,蝮蛇不恣其意。今大王捐国家之福,以饶无益之雠,弃忠臣之言,而顺敌人之欲,臣必见越之破吴,豸鹿游于姑胥之台,荆榛蔓于宫阙。愿王览武王伐纣之事也。」

          例句

          可怜荒堞晚冥濛,麋鹿呦呦达遗址。 刘商 姑苏怀古送秀才下第归江南

          桑田东海变,麋鹿姑苏游。 张九龄 经江宁览旧迹至玄武湖

          棘生石虎殿,鹿走姑苏台。 李白 对酒

          姑苏台下草,麋鹿暗生麑。 白居易 杂兴三首之三

          两地干戈连越绝,数年麋鹿卧姑苏。 罗隐 送王使君赴苏台

          鸱鸮悲东国,麋鹿泣姑苏。 陈子昂 感遇诗三十八首之十五

          露积吴台草,风入郢门楸。 骆宾王 宿山庄

          别有吴台上,应湿楚臣衣。 骆宾王 秋露

          典故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琴高
           
          郭璞
           
          冯夷

          参考典故
          琴高骑鱼


          《庄子》内篇·卷三上《大宗师》
          「冯夷得之,以游大川。」唐·陆德明《经典释文》:「司马彪云:《清泠传》曰:『冯夷,华阴潼乡堤首人也。服八石,得水仙,是为河伯。』」
          《越绝书》卷十四〈越绝德序外传记〉~326~
          胥死之后,吴王闻,以为妖言,甚咎子胥。王使人捐于大江口。勇士执之,乃有遗响,发愤驰腾,气若奔马。威凌万物,归神大海。彷佛之间,音兆常在。后世称述,盖子胥,水仙也。
          《文苑英华》卷一五九南朝梁·吴均《登寿阳八公山》
          是有琴高者,陵波去水仙。
          晋·葛洪《神仙传》卷九
          (郭)璞得兵解之道,今为水仙伯。

          例句

          飘泊南庭老,祗应学水仙。 杜甫 舟中

          典故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张丑


          《韩非子》卷七《说林上》
          子胥出走,边候得之,子胥曰:『上索我者,以我有美珠也。今我已亡之矣,我且曰子取吞之。』候因释之。
          《战国策》卷三十一《燕策三》
          张丑为质于燕,燕王欲杀之,走且出境,境吏得丑。丑曰:「燕王所为将杀我者,人有言我有宝珠也,王欲得之。今我已亡之矣,而燕王不我信。今子且致我,我且言子之夺我珠而吞之,燕王必当杀子,刳子腹及子之肠矣。夫欲得之君,不可说以利。吾要且死,子肠亦且寸绝。」境吏恐而赦之。

          例句

          悬剑空留信,亡珠尚识机。 骆宾王 夕次旧吴

          典故
          伍员抉目
           
          伍员死
           
          伍员杀身
           
          伍员头
           
          伍胥仗剑
           
          伍胥抉目
           
          抉目伍员
            
          抉眼胥门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史记》卷六十六〈伍子胥列传〉
          吴太宰嚭既与子胥有隙,因谗曰:「子胥为人刚暴,少恩,猜贼,其怨望恐为深祸也。前日王欲伐齐,子胥以为不可,王卒伐之而有大功。子胥耻其计谋不用,乃反怨望。而今王又复伐齐,子胥专愎彊谏,沮毁用事,徒幸吴之败以自胜其计谋耳。今王自行,悉国中武力以伐齐,而子胥谏不用,因辍谢,详病不行。王不可不备,此起祸不难。且嚭使人微伺之,其使于齐也,乃属其子于齐之鲍氏。夫为人臣,内不得意,外倚诸侯,自以为先王之谋臣,今不见用,常鞅鞅怨望。愿王早图之。」吴王曰:「微子之言,吾亦疑之。」乃使使赐伍子胥属镂之剑,曰:「子以此死。」伍子胥仰天叹曰:「嗟乎!谗臣嚭为乱矣,王乃反诛我。我令若父霸。自若未立时,诸公子争立,我以死争之于先王,几不得立。若既得立,欲分吴国予我,我顾不敢望也。然今若听谀臣言以杀长者。」乃告其舍人曰:「必树吾墓上以梓,令可以为器;而抉吾眼县吴东门之上,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乃自刭死。吴王闻之大怒,乃取子胥尸盛以鸱夷革,浮之江中。吴人怜之,为立祠于江上,因命曰胥山。
          《国语》卷十九〈吴语·申胥自杀〉
          申胥释剑而对曰:「昔吾先王世有辅弼之臣,以能遂疑计恶,以不陷于大难。今王播弃黎老,而孩童焉比谋,曰『余令而不违。』夫不违,乃违也。夫不违,亡之阶也。夫天之所弃,必骤近其小喜,而远其大忧。王若不得志于齐,而以觉寤王心,而吴国犹世。吾先君得之也,必有以取之;其亡之也,亦有以弃之。用能援持盈以没,而骤救倾以时。今王无以取之,而天禄亟至,是吴命之短也。员不忍称疾辟易,以见王之亲为越之擒也。员请先死。」遂自杀。将死,曰:「以悬吾目于东门,以见越之入,吴国之亡也。」王愠曰:「孤不使大夫得有见也。」乃使取申胥之尸,盛以鸱夷,而投之于江。

          简释

          伍员抉目:咏忠臣蒙冤。唐李绅《姑苏台杂句》:“伍员抉目看吴灭,范蠡全身霸西越。”


          例句

          王道潜隳伍员死,可叹斗间瞻王气。 刘商 姑苏怀古送秀才下第归江南

          伍员杀身谁不冤,竟看墓树如所言。 刘长卿 登吴古城歌

          伍胥抉目看吴灭,范蠡全身霸西越。 李绅 姑苏台杂句

          伍员谏已死,浮尸去不回。 白居易 杂兴三首

          伍胥既仗剑,范蠡亦乘流。 薛据 泊震泽口

          典故
          伍员忠谏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夫差


          《史记》卷六十六《伍子胥列传》
          伍子胥谏曰:「夫越,腹心之病,今信其浮辞诈伪而贪齐。破齐,譬犹石田,无所用之。且盘庚之诰曰:『有颠越不恭,劓殄灭之,俾无遗育,无使易种于兹邑。』此商之所以兴。愿王释齐而先越;若不然,后将悔之无及。」而吴王不听,使子胥于齐。子胥临行,谓其子曰:「吾数谏王,王不用,吾今见吴之亡矣。汝与吴俱亡,无益也。」

          例句

          伍员结舌长嘘嚱,忠谏无因到君耳。 刘商 姑苏怀古送秀才下第归江南

          当年国门外,谁识伍员忠。 杜牧 吴宫词二首

          典故
          胥潮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吴越春秋》卷五〈夫差内传·十三年〉~9~
          吴王置酒文台之上,群臣悉在,太宰嚭执政,越王侍坐,子胥在焉。王曰:「寡人闻之,君不贱有功之臣,父不憎有力之子。今太宰嚭为寡人有功,吾将爵之上赏。越王慈仁忠信,以孝事于寡人,吾将复增其国,以还助伐之功。于众大夫如何?」群臣贺曰:「大王躬行至德,虚心养士,群臣并进,见难争死;名号显著,威震四海;有功蒙赏,亡国复存;霸功王事,咸被群臣。」于是子胥据地垂涕,曰:「于乎,哀哉!遭此默默,忠臣掩口,谗夫在侧;政败道坏,谄谀无极;邪说伪辞,以曲为直,舍谗攻忠,将灭吴国:宗庙既夷,社稷不食,城郭丘墟,殿生荆棘。」吴王大怒,曰:「老臣多诈,为吴妖孽。乃欲专权擅威,独倾吾国。寡人以前王之故,未忍行法,今退自计,无沮吴谋。」子胥曰:「今臣不忠不信,不得为前王之臣。臣不敢爱身,恐吾国之亡矣。昔者桀杀关龙逢,纣杀王子比干,今大王诛臣,参于桀纣。大王勉之,臣请辞矣。」子胥归,谓被离曰:「吾贯弓接矢于郑楚之界,越渡江淮自致于斯。前王听从吾计,破楚见凌之雠。欲报前王之恩而至于此。吾非自惜,祸将及汝。」被离曰:「未谏不听,自杀何益?何如亡乎?」子胥曰:「亡,臣安往?」吴王闻子胥之怨恨也,乃使人赐属镂之剑。子胥受剑,徒跣褰裳,下堂中庭,仰天呼怨曰:「吾始为汝父忠臣立吴,设谋破楚,南服劲越,威加诸侯,有霸王之功。今汝不用吾言,反赐我剑。吾今日死,吴宫为墟,庭生蔓草,越人掘汝社稷。安忘我乎?昔前王不欲立汝,我以死争之,卒得汝之愿,公子多怨于我。我徒有功于吴。今乃忘我定国之恩。反赐我死,岂不谬哉!」吴王闻之,大怒,曰:「汝不忠信,为寡人使齐,托汝子于齐鲍氏,有我外之心。」急令自裁:「孤不使汝得有所见。」子胥把剑仰天叹曰:「自我死后,后世必以我为忠,上配夏殷之世,亦得与龙逄、比干为友。」遂伏剑而死。吴王乃取子胥尸盛以鸱夷之器,投之于江中,言曰:「胥汝一死之后,何能有知?」即断其头,置高楼上,谓之曰:「日月炙汝肉,飘风飘汝眼,炎光烧汝骨,鱼鳖食汝肉。汝骨变形灰,有何所见?」乃弃其躯,投之江中。子胥因随流扬波,依潮来往,荡激崩岸。
          典故
          悬目东门

          相关人物
          伍员(字子胥)


          《史记》卷六十六〈伍子胥列传〉~280~
          吴王曰:「微子之言,吾亦疑之。」乃使使赐伍子胥属镂之剑,曰:「子以此死。」伍子胥仰天叹曰:「嗟乎!谗臣嚭为乱矣,王乃反诛我。我令若父霸。自若未立时,诸公子争立,我以死争之于先王,几不得立。若既得立,欲分吴国予我,我顾不敢望也。然今若听谀臣言以杀长者。」乃告其舍人曰:「必树吾墓上以梓,令可以为器;而抉吾眼县吴东门之上,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乃自刭死。吴王闻之大怒,乃取子胥尸盛以鸱夷革,浮之江中。吴人怜之,为立祠于江上,因命曰胥山。

          美国战争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