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xrz1d"></nobr>

      <ol id="xrz1d"><del id="xrz1d"><b id="xrz1d"></b></del></ol>
      <sub id="xrz1d"><listing id="xrz1d"><em id="xrz1d"></em></listing></sub>
      <mark id="xrz1d"></mark>

          <pre id="xrz1d"></pre>
            <p id="xrz1d"></p>
          <pre id="xrz1d"></pre>

          论诗零拾:咏物诗与议论诗

          作者:瞿蜕园

          咏物诗本不易作。

          葛立方《韵语阳秋》指出李商隐《柳》诗:“动春何限叶?撼晓几多枝?”石曼卿《梅》诗:“认桃无绿叶,辨杏有青枝。”照这种样子作去,实在不免笨拙恶劣,后学应当引为鉴戒。

          总之,意中所要描写的对象,不可便抱定不放,须从空处设想,从无迹象处着笔, 方是高手。

          宋人传说画院中出题目考试画家,题目是“落花归去马蹄香”。大家都老老实实画出落花,有一人只画 蝴蝶数枚在马后追随,落花的意思自然包含在内。这个道理与作诗是相通的。

          咏物诗中最容易落俗套的无过于咏梅的诗。人人爱诵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已经不是上等诗。至于高迪的“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更为俗不可耐,学者千万不可误认误学。

          议论诗始于晚唐,李商隐尚不过借以抒感慨,至于杜牧《题乌江庙》诗:“胜败兵家不可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就等于作一篇项羽论。

          以后到了宋代,这样的诗越来越多,其实史论已经是可以不作的,何况用空议论来作诗呢?宋明人的议论诗还有很多迁腐可笑的,比起纤俗的咏物诗来,更无足取。

          我要分享这篇文章


          美国战争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