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xrz1d"></nobr>

      <ol id="xrz1d"><del id="xrz1d"><b id="xrz1d"></b></del></ol>
      <sub id="xrz1d"><listing id="xrz1d"><em id="xrz1d"></em></listing></sub>
      <mark id="xrz1d"></mark>

          <pre id="xrz1d"></pre>
            <p id="xrz1d"></p>
          <pre id="xrz1d"></pre>

          词句:
          词牌列表
          忆江南 钦谱
          忆江南 宋王灼《碧鸡漫志》:此曲自唐至今,皆南吕宫,字句皆同,止是今曲两段,盖近世曲子无单遍者。   按唐段安节《乐府杂录》,此词乃李德裕为谢秋娘作,故名《谢秋娘》,因白居易词更今名,又名《江南好》。又因刘禹锡词有“春去也,多谢洛城人”句,名《春去也》。温庭筠词有“梳洗罢,独倚望江楼”句,名《望江南》。皇甫松词有“閒梦江南梅熟日”句,名《梦江南》,又名《梦江口》。李煜词名《望江梅》。此皆唐词单调。至宋词始为双调。王安中词有“安阳好,曲水似山阴”句,名《安阳好》。张滋词有“飞梦去,閒到玉京游”句,名《梦仙游》。蔡真人词有“铿铁板,閒引步虚声”句,名《步虚声》。宋自逊词名《壶山好》。丘长春词名《望蓬莱》。《太平乐府》名《归塞北》,注“大石调”。

          忆江南 单调二十七字,五句三平韵 白居易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按温庭筠词:“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正与此同,平仄参之。

          格二 双调五十四字,前后段各五句、三平韵 欧阳修

            江南蝶 斜日一双双 身似何郎曾傅粉 心如韩寿爱偷香 天赋与轻狂 
            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微雨过 薄翅腻烟光 才伴游蜂来小苑 又随飞絮过东墙 长是为花忙 
            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此即单调词加一叠,其可平可仄与单调词同。 按《啸馀谱》录李煜作,本单调词两首,故前后段各韵。且双调始自宋人,从无用两韵者,即《海山记》讹托隋词八阕,亦前后一韵,不可不辨。

          格三 双调五十九字,前后段各五句,两仄韵、两平韵 冯延巳

            去岁迎春楼上月  正是西窗 夜凉时节 玉人贪睡坠钗云  粉销妆薄见天真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人非风月长依旧   破镜尘筝 一梦经年瘦 今宵帘幕飏花阴   空馀枕泪独伤心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按《阳春集》冯词二首前后段俱两平两仄四换韵,实与唐宋《忆江南》本调不同,因调名同,故为类列。
          龙谱
          忆江南 又名《望江南》、《梦江南》、《江南好》。《金奁集》入“南吕宫”。段安节《乐府杂录》:“《望江南》始自朱崖李太尉(德裕)镇浙日,为亡妓谢秋娘所撰。本名《谢秋娘》,后改此名。”二十七字,三平韵。中间七言两句,以对偶为宜。第二句亦有添一衬字者。宋人多用双调。

          忆江南 定格 刘禹锡

            春去也 多谢洛城人 弱柳从风疑举袂 丛兰裛露似沾巾 独笑亦含颦 
            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


          格二 双调 苏轼

            春未老 风细柳斜斜 试上超然台上看 半壕春水一城花 烟雨暗千家 
            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


            寒食后 酒醒却咨嗟 休对故人思故国 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


          搜韵君按:此双调词格,为搜韵依据原书例词及单调格式扩展。
          历代作品
          共3083,分62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杨广 569 - 618 八首
          皇甫松 二首
          陶埴 一首
          易静 六百八十五首
          序:海山记曰炀帝辟地周二百里为西苑内为十六院聚巧石为山凿池为五湖四海又凿北海周回四十里中有三山效蓬莱方丈瀛洲上皆台榭回廊水深数丈开沟通五湖北海尽通行龙凤舸帝多泛东湖因制湖上曲望江南八阕云○西溪丛语曰望江南者朱崖李太尉镇关西日为亡姬谢秋娘所作后进入教坊
          湖上月,偏照列仙家。
          水浸寒光铺枕簟,浪搅晴影走金蛇。
          偏称泛灵槎。

          光景好,轻彩望中斜。
          清露冷侵银兔影,西风吹落桂枝花。
          开宴思无涯。
          按:此调隋炀帝有八阕词,律以唐人,止有单调,至宋方加后叠,遂谓隋词。为赝作,未知是否。
          湖上柳,烟里不胜垂。
          宿雾洗开明媚眼,东风摇弄好腰肢。
          烟雨更相宜。

          环曲岸,阴覆画桥低。
          线拂行人春晚后,絮飞晴雪暖风时。
          幽意更依依。
          湖上雪,风急堕还多。
          轻片有时敲竹户,素华无韵入澄波。
          望外玉相磨。

          湖水远,天地色同和。
          仰面莫思梁苑赋,朝来且听玉人歌。
          不醉拟如何。
          湖上草,碧翠浪通津。
          脩带不为歌舞缓,浓铺堪作醉人茵。
          无意衬香衾。

          晴霁后,颜色一般新。
          游子不归生满地,佳人远意寄青春。
          留咏卒难伸。
          湖上花,天水浸灵芽。
          浅蕊水边匀玉粉,浓苞天外剪明霞。
          只在列仙家。

          开烂熳,插鬓若相遮。
          水殿春寒幽冷艳,玉轩晴照暖添华。
          清赏思何赊。
          湖上女,精选正轻盈。
          犹恨乍离金殿侣,相将尽是采莲人。
          清唱谩频频。

          轩内好,嬉戏下龙津
          玉管朱弦闻尽夜,踏青斗草事青春。
          玉辇从群真。
          湖上酒,终日助清欢。
          檀板轻声银甲缓,醅浮香米玉蛆寒。
          醉眼暗相看。

          春殿晚,仙艳奉杯盘。
          湖上风光真可爱,醉乡天地就中宽。
          帝主正清安。
          湖上水,流绕禁园中。
          映日暖摇清翠动,落花香暖众纹红。
          蘋末起清风。

          閒纵目,鱼跃小莲东。
          泛泛轻摇兰棹稳,沈沈寒影上仙宫。
          远意更重重。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
          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边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楼上寝,残月下帘旌。
          梦见秣陵惆怅事,桃花柳絮满江城,双髻坐吹笙。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还丹术,切要经手传。
          若信故方终自误,颠来倒去倒来颠,不得怨神仙。
          兵之道,切忌起无名。
          不止(京本作「正」)少功虚效力,逡巡反(川本作「及」)祸复(京本作「复祸」)危倾。
          容易勿言兵。
          统军(京本作「兵」)帅,不可比盐梅。
          相政乖亏犹可救,朝纲虽失亦能回,兵败国倾危。
          ⑴ 据川本、辛本、京本改
          当权将,其责重如山。
          社稷存亡全在尔,安危君父一时间。
          须要立功还(川本、辛本作「爵禄帝王颁」)
          铨大将(京本作「帅」),须要素知(京本作「司」)(据辛本、川本、京本改)
          非是等閒虚誉职,莫将军印(京本作「兵柄」)狂生,轻拥甲兵行。
          ⑴ 辛本、川本作「委」、京本作「付」
          诸属幕,必(京本作「须」)是选贤良。
          勿取(京本作「使」)门高(京本作「风」)当势位,无私亲旧与乡邦(京本作「同乡」)
          曲顺(京本作「邪曲」)定为殃。
          ⑴ 辛本、川本作「堪」、京本作「沉」
          攻敌策,谋乃胜之原(京本作「源」)
          勿使迎兵(京本作「军」)交血刃,休凭角(京本作「勇」)力靠兵官,勇是祸之端
          ⑴ 辛本、川本、本京作「祗」
          ⑵ 经曰:善战者不怒,善胜者不争。非智者不能行,非贤者不能用也。
          统军帅,智虑有明谋。
          善识天文能勇敢,更兼威德赏勤劳。
          士卒自英豪。
          为将帅,筮卜识机缘。
          更用一人高术士,精通占候要知言,凶吉预闻先。
          觇彼势,虚实要先评。
          兵有正奇将胜败(京本作「关将敏」),有(京本作「势」)无强弱在军精(辛本作「情」),料敌不须惊。
          量彼敌,将勇戒骄盈。
          整暇正须期死战,凯旋犹惧有骄兵,养气勿轻迎(辛本作「临」)
          ⑴ 辛本、京本作「生」
          战危事,上将戒贪行(辛本作「兵」)
          (京本作「国」)计岂应(京本作「图」)小利,师行自古有常经,纪律要精明。
          ⑴ 辛本作「能」、京本作「令」
          参彼将,德(京本作「得」)性好攻心。
          仔细究情(辛本作「精」)随彼好,中行离反(据辛本、京本改)诡相亲,设利诱前擒
          ⑴ 覆兵败将,攻其便,究其情,伐其机。
          统军将(辛本、川本作「兵帅」),刚暴自残兵。
          有勇有劳无赏罚,却将傲慢事行刑,彼将定欺凌。
          审向道(京本作「彼将」),测候要分明。
          莫为时多蒙(辛本作「朦」)躁进(京本作「莫与兵徒萌躁进」),勿从刚暴速兼程,虑(京本作「虞」)彼伏潜兵。
          ⑴ 京本作「斥」,辛本作「情」
          途顿止,调节要(京本作「力」)均停。
          力若有馀兵有(京本作「军自」)锐,纵逢强贼亦堪征,不致有惶惊。
          ⑴ 京本作「卒逢贼马」
          量强弱,彼我孰优长?
          敌若势雄兵将广(辛本作「兵将广大」),吾军衰弱亦难当,主帅要参详(京本作「奇计可施张」)
          ⑴ 京本作「何弱力」
          将权柄,识务辨春秋。
          须是先施仁与惠,后行刑戮(京本作「狱」)择其尤(辛本作「由」),威令自然收。
          ⑴ 京本作「职务长」
          ⑵ 辛本、京本作「爱」
          赏与罚,须是要均平。
          不可徇(辛本作「循」)私行喜怒,稍(京本作「私」)偏亲旧失军情,如此祸灾生。
          ⑴ 辛本、京本作「否则」
          水与陆,两势作艟□(舟朋)
          陆有势形水(京本作「湖」)亦有,舟车捷力(京本作「利」)不相争,专在将能明。
          统军帅,不可妄行刑。
          莫以军威行杀戮,人生一失永无生,误损命天嗔。
          统军帅,职爵受皇恩。
          莫以暂时轻赏罚,休生外意信奸人,叛智(据辛本、川本补)怎成名?
          如信佞,叛背事皆讹。
          自古两邦难并立(辛本、川本作「立庙」),当朝忠孝赐恩多,世代尽包罗。
          (京本作「征」)寇走(辛本、川本、京本作「定」),乘马复还京(京本作「军」)
          结局奏(京本作「有」)功须均(京本作「当」)赏,莫将亲识(京本作「旧」)冒功升,反掩勇无名。
          ⑴ 据辛本、川本、京本改
          城垒,谨守保边隅。
          莫恃雄强侵彼境,复从奸佞起兵夫。
          虚国死无辜。
          ⑴ 辛本、川本作「蜂」、京本作「封」
          太平世,积食(京本作「粟」)养雄兵。
          不可辄忘征战意(京本作「备」),常时论武使兵精,防寇犯(京本作「彼寇」)边庭。
          ⑴ 京本作「常须讲习」
          ⑵ 辛本、川本作「令」
          吾势锐,人马总精雄。
          财宝(京本作「货」)满盈军用足(辛本、川本、京本作「足用」),更详天象审苍穹,灾祸免军中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那」
          ⑵ 经曰:「用兵者,非信义不立,非阴阳不顺,非奇正不列,非诡谲不战。谋藏于心,事见于迹,心与迹同者败,心与迹异者胜。」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兴兵道,风角最为先。
          若是逆风权且住,后来风助合苍天,大战我当先。
          ⑴ 辛本、川本作「迎风」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春属木,风自震方来。
          才起微微声不大,终无祸福不须猜。
          疑虑却成灾。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离与兑,壬癸子三方。
          飘作如春依逐分,不须多虑与张惶,有寇整兵当。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自」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四季内,或(京本作「忽」)有猛风声。
          (京本作「卷」)瓦扬沙急(京本作「几」)似箭,随来方所摆(京本作「拥」)精兵,急备彼军情
          ⑴ 辛本、川本作「人」、京本作「急急备军人」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猛风过,如箭便(京本作「更」)无踪。
          名曰□(昔风)(革风)当速备,风声才断贼来攻,曰后(京本作「日入」)愈为凶。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兵行次,黯黯(据辛本、京本改)久阴沉。
          不雨又无光色现,下人谋上恨情深,细意要搜寻。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军出(京本作「离」)国,风自背边生(京本作「兴」)
          大则大赢为大胜(京本作「吉兆」),小风小胜总堪征,天意助吾行。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京本作「兵」)大举,方出帝王城。
          逆面风来军恐惧,合将人马结营停,守过待时更(京本作「行」)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军行次,风猛逆狂吹。
          出阵若逢如此兆,不如抽退得全归,免损将兵危。
          ⑴ 辛本、川本作「军」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吾击彼,参审(京本作「审彼」)主人方。
          莫问四时并气候,风来后助便无妨(京本作「休论刑杀旺衰乡」),逆面主灾殃
          ⑴ 辛本、川本作「得」
          ⑵ 辛本、川本作「迎面莫征狂」,京本作「风要细推详」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敌居所,风起自他方。
          便有精兵宜固守,若言举动祸之殃,实语莫猜量。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假令(京本作「今」)法,且论在三冬。
          彼国守干吾欲讨,风生西北不堪征(京本作「攻」),以此较馀宫。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颠」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虽是应(京本作「风虽应」),还则(京本作「即」)应他方。
          也是彼赢吾负象,候(京本作「当」)其风止或攻傍(京本作「成殃」),不可不参详(京本作「量」)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假令法,彼国在离间。
          我拥军前时正夏,南征北敌(京本作「狄」)苦冬寒。
          随象击倾(京本作「急摧」)残。
          ⑴ 辛本、川本作「前军」、京本作「全军」
          ⑵ 辛本、川本、京本作「侵」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八方法,推此定成功。
          好事(京本作「是」)急乘他事逆,勿拘朝暮速吞攻(京本作「功」),莫放彼从容。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准」
          ⑵ 辛本、川本、京本作「气」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己亥角,辰戌(从辛本、京本改)便为商。
          丑未寅甲皆(京本作「俱」)属徵(据辛本、京本改),宫音子午正相当,卯酉羽为方(京本作「旁」)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占风法,申(京本作「甲」)子是贪狼。
          丑戌谓之公正位,奸邪辰位自然当。
          细审看来方。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审细」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亥卯位(辛本、川本作「未」),阴贼内(京本作「在」)中藏。
          己酉谓之宽大日(京本作「位」),廉贞寅午位其方,知(京本作「加」)意细推详。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巳酉」
          ⑵ 辛本、川本作「未」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占飘起,客认纳音风。
          徵羽宫商并角姓,尽为主客辨方踪,胜负在其中。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位」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纳音土,欲得角来风。
          土是客军水(京本作「木」)是主,风从己亥发来冲,客败主收功。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纳音土,风向羽来吹(卯酉位也。)
          水被土凌能克伏,定知主败客来追,莫要展旌旗。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军营内,忽有旋风来(京本作「卯酉羽风吹」)
          吹折枪旗并倒屋,奸谋恶党并来推(辛本、川本、京本作「欲来摧」),暗有贼兵欺
          ⑴ 京本作「来」。又防火。京本注:「风从内起谋在里,风从外入贼在内。」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风来处,如式(辛本作「遇」)作泥人。
          苇箭挑弓披发向,望空搭箭射来踪。
          禳厌祸消镕。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泥人子,手执木桃弓。
          披发仰头风上指,张弓搭箭射来踪,禳厌祸消镕(禳恶风法。)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风衣起(京本作「动」),昼则不闻声。
          寇贼夜行明则伏,遣人窥(京本作「伺候」)莫教停,防备夜偷营。
          ⑴ 辛本、川本作「探」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京本作「郡」)与邑,风猛似雷声。
          折木飞沙并(京本作「兼」)走石,摇门拔户祸应生,第一怕三刑
          ⑴ 京本注:「寅申己亥辰戌丑未之类。」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军营内,风猛突然来。
          若在岁刑忧岁内,月刑之内必为灾,准备莫迟回。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干与坎,艮震巽离宫。
          坤兑八方真正位,敌军(京本作「人」)居守起方风,狂战我无功(据辛本、川本、京本改)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枉」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吾攻彼,审令看风情。
          令不顺方兵(京本作「可」)击,风如(京本作「仍」)顺我必攻城(京本作「成」),降虏出前迎。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吾」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营下毕,风卒似雷声。
          吹倒枪旗并帐幕,须防敌骑欲偷营,大战血交并(天风起,有雷声吼,三朝五日同。)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旗枪飘」
          ⑵ 辛本、川本作「弃」、京本作「夺」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兵行次,风卒乱军旗。
          人马惊奔皆恐惧(京本作「悸恐」),前程必有庙堂期(京本作「基」),祭拜免灾危。
          ⑴ 辛本、京本作「突」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临阵次(京本作「处」),风向后飘(京本作「头」)来。
          旗帜翩翩吹向敌(京本作「从敌上」),天威默助凯歌回,贼败息(京本作「悉」)尘埃。
          ① 辛本作「占风角第二」、京本作「占风第三」
          临阵次(京本作「处」),风起四维间。
          兵近塞(京本作「寨」)边先备敌,更从豹尾击黄幡。
          杀敌(京本作「贼」)不为难。
          ⑴ 辛本、京本作「便」
          兵若进,先(京本作「是」)识浮云。
          云气顺时(京本作「随」)当急(京本作「速」)战,毋(京本作「勿」)令云散后交兵,莫问昼阴晴。
          ⑴ 辛本、京本作「须」
          商音姓,军阵见云从(从辛本、京本改)
          白与黑时(京本作「兮」)吾大吉,青云亦(京本作「主」)胜赤云凶,黄者两平踪
          ⑴ 辛本注:「主取天子姓,不主出帅姓。」京本注:「天子出,取天子姓,不出则以主将。」
          角音姓,青气见(辛本作「寓」)晴空。
          黄赤二云军(京本作「兵」)亦胜,黑云阴助喜先锋,白色定为凶。
          宫音姓,黄色(京本作「赤」)要先逢。
          青色气(京本作「云」)来军大败,更兼兵死将无功,黑气利先攻(京本作「锋」)
          徵音姓,赤色火烧金。
          非火(京本作「是」)克金成大器,青云(京本作「赢」)黄助黑云凶(辛本作「白云黑气现黄云」)
          军将祸(京本作「尽」)殃深。
          羽音姓,惟是(辛本作「事」)要青(京本作「黑云」)青。
          列阵贼来先自(京本作「是」)走,赤黄白黑总非赢,宜退(京本作「去」)不宜徵。
          ⑴ 京本作「赤云遍处」
          云起处(京本作「气至」),形色重而乌。
          暗伏贼兵(京本作「师」)军不见,露其形体(京本作「体象」)在高隅,一半是番胡。
          ⑴ 辛本、川本作「行色」
          云起处(京本作「气至」),低覆似人形。
          此是贼军(辛本作「兵」)谋我象(京本作「重」),须防入境起征凶(京本作「凶徵」),遣将用精兵。
          云似虎,或若豹行形(京本作「形行」)
          及似穿连走匹练
          暴师入境却偷营,排阵整兵迎。
          ⑴ 首本注:「一作骢」。辛本、川本作「绢」
          四方现,云色(京本作「气」)竞腾过。
          黯淡相亲(京本作「侵」)来我寨,贼来请命未为和,贤将莫蹉跎。
          云起现,片片或舒长。
          有似舒绳排椽木,名为愁气不相当,现处将忧丧。
          云气赤,尤更接连绵。
          有似长藤无(京本作「并」)断续,外邦贼起入(京本作「及」)中原,主战在秋天(京本作「前」)
          云气赤,那更满苍(京本作「青」)天。
          必定贼来侵我界,黑云中赤亦徒然,吾将必(京本作「莫」)迁延。
          云来往,有似两争龙
          只在外军盘顶上,贼邦兵将必逢凶,我帅显英雄。
          ⑴ 从辛本、川本改,京本作「两条龙」
          军似鸟,盘绕在其(京本作「军」)中。
          此时(京本作「是」)上方天(京本作「苍加」)助顺,不宜复见黑云峰,连赤亦为凶。
          甲乙日,大忌白云前。
          若奔吾军还势急,理当速退(京本作「去」)舍平川,守固在高原。
          ⑴ 辛本、川本作「将」
          ⑵ 京本作「固守险」
          丙丁日,若(京本作「前」)遇黑云拦(辛本、川本作「閒」)
          莫恃兵多兼将勇,也宜坚守(京本作「壁」)引师还。
          征战(京本作「伐」)必遭残(从京本改)
          戊己日,前面有云青。
          忽止忽行权且住,军人讹语审详听,施德惠于(京本作「其」)(辛本、川本作「施惠得中旌」)
          ⑴ 辛本、川本作「急止匆行权住在」,京本作「急止勿行权住寨」,似以京本为长
          ⑵ 辛本、川本作「须」
          庚辛日,前忌赤云来。
          势紧迫(京本作「迎」)吾须大战,彼军得胜我军摧,守险固颠危(过旬中却行。)
          壬癸日,云忌暗(京本作「色」)而黄。
          此兆主灾军(京本作「兵」)将损(辛本、川本作「迎老将」),无缘兵广恣猖狂,谋者审(京本作「贵密」)而详。
          (从辛本、京本改)云气,择士细详(京本作「汝当」)看。
          昼夜用(从辛本改)心精审究(京本作「却须精细审」),莫将此事以(京本作「拟」)为閒,风色便相干。
          ⑴ 辛本作「辨」,京本作「旺」
          军营上,云若似飞乌。
          有似盖来并伏虎,此为胜气不须疑,攻则定疏虞。
          军营上,云若死灰扬。
          若似卧鱼或乍见,此为衰气不须张,不动将兵(移寨远处吉。)
          ⑴ 辛本、川本作「盖」
          ⑵ 辛本、川本作「军」
          城头上,突出赤色云。
          或是黄红云上现,城中不久喜来臻,以此得和平。
          占候法,鸡羽作为车。
          二者勿惟牙帐内,敌人千里外须图,知辨在须臾。
          将军善,识得气妖祥。
          风角鸟占能总解,心无机巧计从长,报国效忠良
          ⑴ 既有其象,当随其景,就谋术,以破其军。
          占气色(辛本作「法」),鸡羽为轮车。
          二者勿离牙帐内,敌人千里外须知,图变在须臾。
          军既举,惟以气为先。
          兵若精雄加气锐,超关投石可攻前,鼓作在英贤。
          将军善(一作「位」),识得(一作「善识」)气妖祥。
          风角鸟云能总解,机筹策略又(均从辛本改)相当,取胜应功良(一作「征讨又功强」)
          进击,睹(京本作「观」)气合参详。
          不似(京本作「必」)攻城并野战,度其形状自(京本作「细」)斟量,稍错便乖张。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兵」
          城营内,气似凤如龙。
          更若大(京本作「太」)山并类盖,犹如(辛本作「人」)(京本作「人大」)赤降城中,其下不堪攻(下必有贵人。)
          ⑴ 京本作「似凤或」
          高空现,拂拂又微微。
          透阙(京本作「秀润」)轻笼烟叆叆,一般黄气色依依,庆贺两朝期。
          猛将气,龙虎两(京本作「气」)相连。
          挂翳蔽天兼掠地,蔓瓜盖路(京本作「地」)覆平川,坚守莫争先。
          猛将气,楼阁及旌幢。
          或似长堤形淼淼,更如华(京本作「兵」)盖与王良(京本作「虫狼」),其下莫能当。
          猛将气,黑色似龙形。
          或似虎形(京本作「熊」)并猛兽,当(京本作「形」)其敌上或城营,不可向前征。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类」
          猛将气,显赫(京本作「象」)又冲天。
          或似双蛇山岳样,又如仓廪及浓烟,休战最为先。
          ⑴ 辛本、川本作「兵」
          猛将气,持戟(京本作「戈」)持刀。
          林下森森弓弩样,色兼青白若脂膏,将士尽雄豪。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或」
          猛将气,如虎黑霞遮。
          或似门楼旗立内,又如气出若蛟蛇,其下将堪誇。
          暴兵气,如火又如烟。
          或似旗幡并战(京本作「五」)马,低头仰(京本作「倾」)向军前(京本作「前军」),触战血成川。
          ⑴ 从辛本、川本、京本改
          伏兵气,浑浑又能圆。
          (京本作「赤」)气中间环赤色,又如赤杵黑霞连(京本作「边」),其下立戈鋋(状如赤杵在黑气中也,据京本补。)
          ⑴ 辛本、川本作「色」,京本作「含黑气」
          降兵气,叉手尽低头。
          形似成行相把手,三朝五日敌兵求,指日倒戈矛。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来」
          伏兵气,仿髴状如楼。
          兼有似人形黑赤,或如(京本作「如逢」)山岳立岗丘(京本作「头」),其下有戈矛。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覆」
          兵发(京本作「发兵」)日,天气久阴沉。
          不雨又无光彩色,奸人谋事(京本作「士」)恨怀心,仔细速(京本作「早」)推寻。
          气色,日月气来冲。
          北面气来还北壮,气南南壮或西东,常(京本作「俱」)以此为宗。
          ⑴ 从京本、辛本、川本改
          城上气,结似犬羊形。
          象主血流围邑破,好持降类出门迎,方免血(京本作「死」)残兵。
          ⑴ 京本作「作犬头」
          占蒙气,郁郁达(辛本作「绕」)城营。
          其气周回如帛绕,分毫不入此城中,休击此般城。
          城营寨,有气入城中。
          必主奸谋事已定,安排大战夺吾城,谨守令严明。
          军上气,渐渐变成云。
          或作山形于直上,内中将有大机谋,要击且休休。
          ⑴ 辛本作「大有将」
          临阵次,赤气后前生。
          必有伏兵埋气下,事须(从辛本、川本改)谨慎探其情,固守莫胡行。
          占败气,如纲又如蛇。
          赤气照天营上起,又如破屋坏毡车,其下死如麻。
          占败气,卷(京本作「扫」)帚似猪羊。
          藤蔓死蛟并(京本作「蛇兼」)死狗,尘埃走鹿又(京本作「及」)惊獐,不战自奔亡。
          占败气,群鸟似低头。
          或类扬灰鱼卧样(辛本、京本作「死」),悬钟映晕或牵牛,才战若星流。
          占败气,扫(京本作「如」)帚又如虹。
          卷席(京本作「锣鼓」)悬衣灰色样,卧尸无首覆船同,战彼不须攻。
          败军(京本作「占败」)气,鸠尾及鹰(京本作「鹦」)飞。
          或似坏山并破屋,彼军形(京本作「有」)现败无疑,一战自奔驰。
          ⑴ 京本作「才战便」
          败军气,乍有(京本作「大」)乍微纤(京本作「微」)
          一去一来皆断续,又如霞气入青天(京本作「在平田」),俱是败之先(京本作「亡原」)
          败军气,千万似人头。
          更有(京本作「似」)偃鱼零落树,如灰(京本作「又如」)瓦砾覆城楼,其下血交流。
          黑气现,其象若胡人。
          又似虏兵(京本作「军」)排列阵,八方夷夏(京本作「狄」)起烟尘,民戮屋烧焚。
          天雾者,不止四时生。
          阳不顺时阴成雾,阴不和上雾昏沉(辛本、川本作「昏昏」)
          邪气事难精。
          天之雾,五七日当占。
          有雨时时且平吉,若无雨时疫瘟缠。
          民病有灾愆。
          相对敌,有雾敌(京本作「客」)边来。
          似雨纷纷来(京本作「须」)势急,如烟入眼目(京本作「眼」)难开。
          马步一齐(京本作「时」)来。
          兵发日,雾气昼昏昏(京本作「纷纷」)
          似露来兼洒雨,此为天泣泪(京本作「血」)纷纷,须驻(京本作「驻泊」)赏三军。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欲」
          ⑵ 京本作「雾来兼似」
          久阴雾,颜色带红鲜。
          更被黄风吹上去,兵戈即日(京本作「目」)展平川,速备(京本作「避」)莫迁延。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黑」
          城营上,有雾似悬尸。
          为将且须观此象,所居营寨即那(京本作「须」)移。
          不去将当之。
          军营内,大雾数朝浓
          昼夜不开相对敌,客军先败走奔冲,排阵袭其踪。
          ⑴ 首本作「昏」,从辛本、川本、京本改
          ⑵ 辛本、川本、京本作「队」
          (京本作「军」)营内,大雾起城头。
          白色似(京本作「沙」)烟兵战起(辛本、川本、京本作「喜」),三朝五日簇戈矛,准备好方游。
          ⑴ 京本作「防备外」
          (京本作「青」)黄雾,腾晫(京本作「胜气」)掩山川。
          乍合乍开防诈伪,须防内外有(京本作「与外」)相连,不悟血侵(京本作「浸」)田。
          周回雾,城内没些儿。
          欲要攻城攻不得,其城天助有军威,谨守自安宜。
          占霞色,似气不相成。
          形若似云云不是,形如拖扫气纷纷,识者自详因。
          兵发日,占顾(京本作「看」)面前霞。
          甲乙怕逢霞气白,丙丁黑气向前遮,大战不应差(京本作「定交加」)
          兵发日,霞气日辰并(辛本、川本作「兵」)
          纵有前程应(京本作「勿」)大战,逢霞生日应须赢,拗日不宜(京本作「须」)
          ⑴ 辛本、川本作「多精」。甲乙日黄、戊己日黑之类
          观霞气(辛本、川本作「气色」),霞气日辰裁(京本作「谐」)
          兵进前途交战胜,开疆玉帛积成堆,人马尽驱来。
          兵发日,五气辨灾祥。
          角姓怕逢霞气白,羽音黄气莫禁(京本作「相」)当,宫姓怕青苍。
          商音姓,前怕赤霞拦。
          征姓黑霞并黑气,皆为鬼贼怕相残(京本作「攀」),不得视为閒。
          城营上,五色气并霞。
          尽是贼(京本作「败」)军天预显,早须为计好防他,否则死如麻。
          ⑴ 辛本、川本作「警觉较量些」、京本作「警悟较些些」
          霞与气,二件或相兼。
          气若色黄赤白好,霞如黑色亦同占,仿髴在良贤。
          ⑴ 京本作「气色一」
          霞似虎(辛本作「似席」、京本作「与气」),云即便(京本作「变」)为龙。
          龙虎相交军必战(川本、辛本作「胜」),临时胜负更看风(辛本、川本作「辨谁凶」),逐我彼军凶。
          ⑴ 辛本、川本作「遂」
          出军日,霞气莫前拦。
          我后气来风更顺,从他前锐后宽严(辛本、川本作「宽」),军马获平安。
          攻城寨,先料水清源
          上有大流堪决灌,不须交刃损兵员,勿纵暴刚权。
          ⑴ 首本作「源情」、辛本、川本作「情源」,此从京本
          虹霓现,因雨影东西。
          晨现必当雨未止,晚来东现日光辉,术者细观之。
          兵行次,虹贯日(京本作「路」)边傍。
          (京本作「预」)备伏兵前有阻,且须审细自(京本作「更」)商量,移寨避灾殃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终不得开疆」
          虹霓现,城寨可攻之。
          直入来为病疫,浅虹兵瘴要须知,移寨避灾宜(京本作「危」)
          ⑴ 辛本、川本作「蛇」
          ⑵ 京本作「青虹兵战」
          虹赤白,尽是阻军行。
          若是(京本作「似」)虹桥栏著路,且须盘泊犒(京本作「靠」)军兵,不久却回程。
          虹入井,尽是败军情。
          或有(京本作「似」)鼠形营上现,忽然交战血成坑,防(京本作「勿」)击保城营。
          虹如晕,更复(京本作「或」)似弓形。
          有若白虹形断续,兼之五六见城营,皆主血光成
          ⑴ 京本作「生」。京本注:「或见五六月。」
          虹霓见,更或似弓形。
          有若晕来如断续,兵兴五日定回程。
          久住必灾成。
          ⑴ 辛本、川本作「便」
          白赤虹,单见色无双。
          如气冲天或横过,蚩尤旗号动戈枪,起处必为殃。
          虹起处,头尾地侵天。
          其虹见时非有雨,晴天见者血成川,民更有灾愆。
          白虹见,昼(川本作「尽」)见地侵天。
          其地一方皆主乱,众人喧闹有灾缠,年内应其占。
          ⑴ 辛本、川本作「青」
          白赤虹,昼(川本作「尽」)见莫兴兵。
          更有虹霓垂军上,彼军杀将且须停,动必有灾迍。
          凡论雨,二气是阴阳。
          升则为云降则雨,若逢兵动合灾祥,良将要参详。
          师在道,或始出郊城。
          雷雨如倾溪涧阻,沐(京本作「淋」)尸凶象不堪行,勿要与天争。
          ⑴ 辛本、川本作「足」
          始进,雨急立成泥。
          名曰沐(京本作「淋」)尸当立止,别诠吉日与良时,强进必(京本作「有」)凶危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军」
          ⑵ 辛本、川本、京本作「速」
          ⑶ 京本注:军谶曰:兵行日暴风猛雨,折旗帜不止,此天怒也,不可进兵。待天象和明,别择日行。
          军发日,微雨洒军(京本作「润兵」)行。
          此是润军兵(京本作「兵人」)必利,旌旗前指最为精,所向定须赢。
          兵始进,旗帜绕于枪。
          半雨半晴霞气过,且须盘泊好参详,去即阵难当。
          天数日,半雨半兼(川本作「无」)晴。
          营内有奸谋结叛,先晴后雨叛难成(京本作「擒」),先雨后晴兴(京本作「兵」)
          发日,风雨逆沾人。
          天意示(辛本作「欲」)知教我记,不须前进恐危身,见阵溃亡军
          ⑴ 首本作「风」,此从辛本
          ⑵ 《军行志》:如行军见暴风猛雨,倒折旗枪,大雨不止者,天之怒也,军不可进。宜待天象和明,别择日时门户,军行方吉也。
          天雨物,形体不能声。
          其分凶灾主兵寇,功臣遭戮国须倾,固守得平平。
          天雨血,贤退进邪人。
          血染金革皆不喜,急移营寨赏三军,无罪受王刑。
          天雨鸟,爪翅及诸般。
          若在彼军他主败,我军逢此不能安,必见损兵官。
          天雨蛩,在敌不能(辛本作「宜」)攻。
          或鳖或鱼皆凶兆,我军见者便回程,不动必遭凶。
          ⑴ 首本作「吉」今从辛本
          天雨毛,主将信邪奸。
          急宜谨廉须固守,莫将轻慢事非凡,天意报君颜。
          无云雾,一色见天晴。
          此象无云而雨降,谓之天泣事难禁,主帅未安心。
          黑云现,横截在天河。
          见此天河新作换,来朝有雨报君家,此语不曾差。
          天河内,闪电见光明。
          随即来朝遭大雨,自然霶霈若盆倾,平地水汪盈。
          月生晕,月晕晕参星。
          或晕井宿遭雨降,五朝七日不差分,空里似盆倾。
          密云现,雨阵黑浓浓。
          蓦地拦前轰霹雳,天雷惊震拥来攻,有雨不多分。
          ⑴ 首本作「摊」,兹从辛本、川本
          老阳极,出地变成雷。
          出声之先收声后,此为灾怪号非时,兵起主荒饥。
          占雷法,大怕出非时。
          皆是守官无政法,酷民枉法有天知,天怒震权威(辛本、川本作「震威摧」)
          兵发日,风吼忽雷鸣。
          战马尽惊旗倒折,前程必有贼来迎,大战血交并。
          兵发日,云气与雷声。
          云趁我军雷逐后,天威神助大军行,此去必须赢。
          兵发日,雷动我军营。
          天助威灵军得胜,若居彼上我劳军,审细听其声。
          冬三月,何事忽雷鸣?
          只利客居(川本作「军」)非利主(辛本、川本作「土」),高旗先举定须赢,后战必无成。
          雷霹雳,树木及诸般。
          若在彼军营寨上,天威杀气我难当,移寨始为安。
          营寨上,雷止一声鸣。
          定是命来应迅速,不然急诏事叮咛,上将好详听。
          营郡邑,天上忽雷鸣(辛本、川本作「声」)
          欲似雷鸣还不是(辛本、川本作「似」),多应土地注长倾,否则战将争。
          ⑴ 二字据辛本、川本补
          ⑵ 辛本、川本作「即」
          兵发日,风送逆雷声。
          天意欲将(京本作「显然」)兵仔细,不宜先举恐伤危,遇敌恐(京本作「必」)遭摧
          ⑴ 京本注:夫雷霆者,天地之成,震则以惊万物,兵者尤宜祭之。凡雷霆于将军士卒,宜擐甲张弦,其兵得天助也。
          无云气,天色十分晴。
          蓦地一声如雷响,或如霹雳野鸡惊,龙出没灾刑
          ⑴ 经曰:「谓之天鼓,亦主兵火。」又曰:「龙出。」
          将军众,蓦地一声雷。
          次后并无雷附矣,将军兵众必行之,举处可先为。
          春三月,甲子共庚寅。
          乙丑戊子并辛卯,雷鸣霹雳恐伤人,大战月旬惊。
          将战次,临阵有雷声。
          从我军中谋至敌,敌军必败我军赢,反此一同情。
          天阴久,不雨数朝期。
          忽有雷鸣我军上,前程得捷便占宜,反此我军危。
          ⑴ 辛本、川本作「占便」
          雷四起,南北与东西。
          其势往还鸣不定,合当回避不须迟,大战两伤之。
          声浑浑,其势又圆长。
          起处来方我军上,若还征战定无妨,又助我军强。
          霹雳震,牙帐震声雄。
          忽速搜寻休要住,须知营寨有奸凶,寻觅莫从容。
          ⑴ 首本作「手」,兹从辛本、川本
          密云见,踊跃若倾河。
          (辛本作「忽」)有雷声先大作,其时有雨也无多,说处莫(川本作「没」)偏颇(辛本作「说出遍遍无」)
          雷忽震,震处众人惊。
          若雷又非声振怒,我军之上必摧倾,移寨免忧惊。
          雷声震,连日不收声。
          此象正为多失信,为他官吏不能清,天令与人闻。
          雷震雹,随即雪空飞。
          阴气胜阳因此得,贼臣将起事须疑,主吏损心知。
          兵发日,雷发我军中。
          天助神威兵大胜,若居彼上我军凶,详细辨雷轰。
          兵发日,霞气与雷声。
          霞随我军雷随彼,威感应之我军停,此去必成功。
          兵发日,须要识鸣方。
          雷自我军营上起,主军大胜客军伤,天意助吾祥(以下七首从京本补。)
          兵发日,雷向敌军鸣。
          彼胜我输宜罢战,不然城寨定遭迍,预计不宜徵。
          军营内,无雨及无云。
          营上忽然雷霹雳,主军大败急移营,不尔祸来侵。
          占雷兆,初发那方鸣。
          乾上主兴多士卒,坎方大水阻行兵,艮位病临营。
          占雷兆,初若震方鸣。
          决主其年谷高贵,预收粮饷赈军民,巽上旱灾临。
          占雷兆,初动在离方。
          恐有火灾兼旱孽,坤宫损稼总宜禳,兑位起兵忙。
          商音姓,鸣忌在离方。
          角姓兑乾宫震巽,羽防坤艮及中央,征姓坎方殃
          ⑴ 天子出取天子姓,不出只以主将姓并日乾为主,以八方生克断。诀云:甲乙兑乾方,丙丁坎上当。戊己防震巽,庚辛离有殃。壬癸艮坤位,中央总不祥。我克他军败,他克我军伤。生他虽用计,生我自投降。上天昭应验,良将细推详。
          天之道,为父又为君。
          清静丽明为顺吉,昏暗阴散缺忠臣,谄佞近王庭。
          天气赤,荫地一般红。
          人物尽来如屠血,来兵必战有灾凶,兵败莫西东
          ⑴ 宋咸淳甲戌七月初六日庚辰酉时,在天有一丈馀高霞,映地如血,当年十二月过江,至丙子纳降,江淮军民遭涂炭。
          天之道,哀响又兼鸣。
          此处必主兴王道,异谋革位少良臣,年内见其因。
          天之道,其象号乾方。
          或若分为于两半,分常别土乱征伤,人主见忧惶。
          天之道,忽裂见楼台。
          皆主兵荒人世乱,千般祥瑞忽为灾,其怪报人来
          ⑴ 以上五首首本缺,据辛本、川本补。
          天河分,忽若似枪尖。
          兵革当兴逢此兆,诸州郡府见忧煎。
          涂炭遍山川。
          ⑴ 辛本、川本作「戟」
          天色白,惨惨甚昏曚。
          久阴不雨阴谋事,必为兵火事难通(「通」字据辛本、川本补),年内始知踪(首本作「通」,兹从辛本、川本。)
          天忽响,鸣闹在苍穹。
          多是子忧当父感,天鸣臣怒鉴君同,君主可宽刑。
          天道惨,惨色变深黄。
          必主大风三二日,船行急止莫徜徉(辛本、川本作「沧洋」),预报与君忙。
          天忽见,有虹赤红黄。
          贯北斗极星还绕,君生贤圣主(辛本作「至」)非常。
          此事甚相当。
          天久旱,无雨水盆流。
          此是天时雨不润,不能下降令人忧(辛本、川本作「奔高流」)
          禾谷岂全收?
          太阳位,为主正为君。
          兆主国君家国事,通行循度总和平,昏蚀主忧惊。
          日旁气,赤色若(京本作「似」)悬钟。
          所见之时须将死,不论春夏与秋冬,所举总成空。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游所见边」
          日生晕,上下两重交。
          必有彼疆亡将过(京本作「军亡将帅」),中谋独霸不成韬,终是举(京本作「起」)枪刀。
          日左右,白气若虹交。
          (京本作「即」)主血流成大战,缘君失政作成妖,无法可禳消。
          ⑴ 辛本、川本作「在」
          日光晕,晕珥有阴风。
          左右并同为吉兆,三般变动日时逢(京本作「同」),日月在罗笼
          ⑴ 日边耳,经曰:日有抱晕于野,皆有降军降将至也。
          日光晕,有晕要须知。
          阙处预先防(京本作「堤」)备吉,忽然不阙亦(京本作「不」)须疑,三日雨淋漓。
          日中晕,上盖下为阴(京本作「缨」)
          向晕即凶背晕吉,若无征战有风声,霞气雨还成。
          晕不合,垂在两边生(京本作「旁」)
          城内有人谋不就,且饶缓慢看军(京本作「牵」)情,一事也无成。
          晕边气,入则外军赢。
          随气攻之应大胜,忽然内出外军倾,胜负预先明(京本作「征」)
          晕边珥,一珥喜来生。
          两珥欲来相解意,又言败将摄公卿,此术甚分明。
          ⑴ 川本、辛本、京本作「拜」
          日月背,顺吉背须凶。
          若背东方西面胜,背西东面获其功,南北并皆同。
          占日月,主客要先知。
          昼把(京本作「犯」)太阳将作主,夜凭星月验安危,客认(京本作「与」)气随时(日月星为主,云霞气为客。)
          相斗(京本作「闻」)敌,两日见分明。
          必有拔营离寨去,正当日下(京本作「夜」)看抛城,大战血交并
          ⑴ 京本作「兵」。首本缺此首,兹据辛本、川本
          相斗(京本作「闻」)敌,日斗对城营(京本作「营城」)
          交战血流看主客,必应主败客军赢,日度算还生
          ⑴ 辛本、川本注:「算太阳分野。」京本注:「精算太阳分野,在日度算还生第十三首。」
          日中晕,日被白虹穿。
          天下大兵看即(京本作「帅」)起,又兼烈士报仇冤,奋怒气冲天(荆轲入秦时有此兆。)
          兵发日,日偶蚀并亏。
          莫往前程寻大战,天垂威象遣人知,去则将难归。
          ⑴ 辛本、川本作「戒」
          ⑵ 京本作「上天垂象欲」
          冠缨日(京本作「者」),日上即为冠。
          (京本作「在」)下为缨擎捧日,冠为喜兆将须欢,缨则将心攒。
          两日刽少时(京本作「小将」)及明朝。
          倘或必闻如此兆,外藩草莽竞(京本作「尽」)兴妖,进步即嚎啕(辛本、川本作「疾兵消」)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忽」
          日边气,如杵赤而明。
          既显不当军将出,执迷坚往损其兵,一半不回程。
          日旁晕,状若死蛇围。
          其兆主(京本作「生」)灾先举(京本作「损」)将,师徒半出不能回,宜改(京本作「后」)拥师归(此首首本缺,据辛本、川本。)
          日边晕,抱日一边生。
          顺抱敌人须可击,还如逆抱战无赢,随众(京本作「象」)举其兵。
          日下气,赤气列三层。
          天下流亡兵竞起,黎民失业祸灾生,鹿走霸图争。
          日四耳,多在四隅边。
          宫阙储君生太子,欢欣期降定三年,人马罢征权。
          日中气,上下黑冲过。
          长子建谋兴大逆,速当根究莫蹉跎,迟便举(京本作「起」)干戈。
          两阵近,青气日边生。
          其状分明如半月,顺其形气速前征,交战必须赢。
          太阳畔,八字气分明。
          下若鹿章形势走,将亡兵溃祸灾生,固守保关营。
          太阳畔,云气伞张形。
          又若飞烟星在里,火星傍出血成坑,坚守不宜行。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影」
          太阳畔,突出泰山端。
          紫气盘旋供不散,城中军胜贼当残,临阵审详看。
          ⑴ 辛本、川本作「俱」
          太阳畔,气盖(京本作「贯」)日当中。
          白色东西连卯酉,主忧社稷(京本作「宗社」)重灾凶,改号任神龙(龙名曰丧门。)
          太阳畔,九曜旋于边。
          似火如灯光烂烂(京本作「烨烨」),九州大乱水滔天(京本作「血流川」),王道苦(京本作「若」)忧煎(又主兵戈。)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簇」
          太阳畔,牛斗竞争时。
          更有傍边持戟立,戟人无首影依稀,宗庙必倾危
          ⑴ 首本此首两收,前二句一作「太阳刽竞与日争时」。
          太阳畔,如幕(京本作「蔓」)又如花。
          相继相连不间(京本作「黏不」)断,嫔妃皇后乱其家,术士见生涯。
          太阳畔,气如剪刀形。
          更有散花桃杏(京本作「李」)杂,君王失政后妃称(京本作「嗔」),鲜洁(京本作「解结」)愈为精。
          太阳畔,气若璧形圆。
          其影团圆(京本作「团」)如晕色,群(京本作「郡」)邦臣下反(京本作「反主」)谋专,夺我境边田
          ⑴ 主小臣谋反分国。京本注:「主小臣谋叛分国侵夺之事。」
          太阳畔,一树蒂根成。
          (京本作「雨」)气横生长拽出,杀君自缢叛臣情,随帝应其征。
          太阳畔(京本一作「时」),如鼠树枝(京本一作「林」)间。
          又似鸡形双(京本一作「头」)翅举(京本作「颐颈势」),看(京本作「举」)看洪水作为(京本作「危」)难,移寨向(京本作「上」)高山(京本此首两见。)
          太阳畔,帆幔气堪疑。
          又若破船来向(京本作「泊」)岸,仍居乾位帝京基,帆落势倾时(京本作「危」)
          ⑴ 辛本、川本作「隳」、京本作「堕」
          太阳畔,五色气鲜(京本作「祥」)明。
          下有奔??形象具,忠臣遭戮又妖兴(京本作「兵」),不可不留情。
          太阳畔,十字在中张。
          大祸欲来先露兆,奸凶怀恨(京本作「诈」)作妖祥,斋醮早消禳。
          太阳畔,气色似人兵。
          若在离边移寨上,君王易代表临坰,贤者得其情。
          太阳畔,两手在其傍。
          更有金星圆出现,后妃作孽乱生狂,乾地(京本作「帝」)应其殃
          ⑴ 乾符六年二月十八日午时现。京本「乾符」前有「唐禧宗」三字。
          太阳畔,举手若两分。
          或作帚形居两手,君王帝位欲分更,不散决然成
          ⑴ 京本作「首若双」
          ⑵ 辛本、川本、京本注:「气现久不散,其殃必应。」
          太阳畔,青气散如飞。
          变作雁行分势列,外邦小国贼臣欺,谋反祸相随。
          太阳畔,若对斗牛间。
          更有一虹迎面见,三公流国战无还,迁改莫辞难(京本注:「国主政权应自失。」)
          日边气,皆应在蚩尤。
          申酉且须看獬豸,丧门申未午时求,见处便堪愁(京本作「忧」)
          日之外,有耳两边生。
          必有和通同好事,两军不战结欢欣(京本作「情」),四海得安宁。
          ⑴ 辛本、川本作「善」,京本作「同通好喜」
          青天象,日月气来冲。
          北面气冲北面旺,南冲南旺任西东,取此以为宗(川本、辛本、京本作「踪」)
          ⑴ 川本、辛本、京本作「认」
          日色异,黄赤病之源。
          色若白时多死兆,更兼兵起祸凶年(京本作「连」),疾疫凑来缠。
          日五色,或有气棱层(京本作「棱」)
          其分国王权政失,耽迷酒色损生灵,修德灭奢矜。
          日紫色,名曰疾萎蕤。
          其分起兵多丧败,且宜修德厌天机,勿起(京本作「忽即」)祸当时。
          日有耳,两耳战均平。
          厚处必赢军占取,一边有耳一边赢,无战喜交兵。
          日色青,其分国堪伤。
          或似火光兼火影,皆为灾乱殄忠良,防备贼临疆。
          日生晕,须有晕形圆。
          其形如晕圆其圆(辛本、川本作「圆圆背」),皆主邦臣叛谋专,夺取境边田。
          ⑴ 辛本、川本作「那邦臣子」
          日四耳,顶上即为冠。
          两下为缨须尽日,下为履象不为权,回报日须端
          ⑴ 经曰:「日上为冠,下为履,两下为耳,长而为缨,朝抱日吉。」
          太阳位,下复见形圆。
          便若白来其色黑,王更国变别忧权,一日见忧煎。
          日出现,便若似(川本作「是」)胭脂。
          (辛本作「映」)地满天血如染,此为天(川本作「大」)杀苦军权,七日雨平川(无雨主火灾。)
          太阴位,为后又为臣。
          凡有象形凶吉定,行兵主帅要知明,一一细分清(辛本、川本作「情」)
          占圆月,下小彼军多。
          若总(京本作「见」)大时占我众(京本作「胜」),全(京本作「总」)无大小亦相和,青白定(京本作「早」)回戈。
          出军夜,看月好参详。
          有兔主人占大胜,兔无反是客军强,仔细审形相(京本作「须要细端详」)
          ⑴ 京本作「无兔还」
          占夜月,五色气相当。
          此是(京本作「时」)交兵须谨(京本作「警」)慎,直须拚(京本作「挨」)得赏儿郎,悭吝必相伤。
          太阴内,有晕使人惊。
          其象分明如刀字(京本作「刃」),奸臣谋反事将成,密究速加刑(京本作「庶无凶」)
          守彼垒,吾督将须攻。
          月色无光灰(京本作「如」)粉样,拔城不过一旬中,守将亦须凶。
          看夜月,五色气相冲。
          (京本作「此」)是将灾宜(京本作「须」)谨慎,直须重赏宴军中,坚执祸相逢。
          月生晕,厚薄四方停。
          此是三军均力象,一边有抱一边赢,顺抱若神兵。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抱」
          月生晕,晕有珥兼生。
          将有火(京本作「大」)灾难闪避,三朝有雨得安宁,无雨祸还(京本作「须」)成。
          月生晕,晕内有流星。
          当有贵人奔出走,客星入侧将当惊,国亦不安宁。
          月如赭,莫战最为良。
          若或不依须见败,客军得胜主军伤,宜且守封疆(京本注:「先出客,后出主。」)
          ⑴ 京本作「不依言」
          相劦校月满色无光。
          客胜主衰(京本作「亏」)须谨慎,忽然交战主难当,城内欲投降。
          双月现,现则有兵荒。
          两两三三俱荒乱(辛本、川本、京本作「乱出」),当其现处有猖狂,人马两(京本作「死及」)逃亡。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竞」
          两月刽侯景犯梁朝。
          倘或遭逢如此兆,外藩(京本作「番」)雄略(京本作「客」)有谋韬,俱废若(京本作「永」)冰消。
          兵在外,月色八分强。
          军欲还乡须(京本作「休」)罢战,忽然蚀尽倒城亡,将死向郊(京本作「饥」)荒。
          ⑴ 辛本、川本作「蚀」、京本作「食」
          太平夕(京本作「久」),月破作三分。
          四海荒荒兴逆叛,都缘人主宠奢昏(京本作「民」),草寇辄称尊。
          月黄色,分野现明光。
          此是将军迁(京本作「还」)职象,彼师我众两无伤。
          各自守封疆。
          月边气,其象若群猪。
          羽姓将军兵大吉,宫商角徵不占拘(京本作「推」),把捉顾方隅。
          十五夜,月缺不团圆。
          一面凸凹三两处,近臣怪(京本作「怀恨」)夺君权,急究反情原。
          ⑴ 辛本、川本作「怀」
          金入月,星朗月无光。
          星蚀太阴臣造逆,月明星暗将身亡。
          星没客军伤。
          ⑴ 辛本、川本作「星」
          金与月,俱出在西方。
          星北北方军必胜,星南南面将身强,月白将兵亡。
          ⑴ 辛本、川本作「星」
          ⑵ 辛本、川本作「向」
          金月晕,星暗月昏昏。
          客必败亡须好认,木星三晕将臣奔。
          天象显然分。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宰」
          月有晕,白虹向中穿。
          天下大兵看即起,更兼壮士执仇冤,大怒气冲天。
          ⑴ 辛本、川本作「日」
          兵要法(京本作「诀」),为主认星辰。
          伏逆迟留(京本作「留时」)须固守,更看金(京本作「堪全」)现便(京本作「使」)宜行,俱伏两均平。
          兵要诀,为主(京本作「客」)认金星。
          若也伏藏休动作,逆行逆战亦均平,顺则最宜行(星退宜退,星进宜进。)
          金与火,统帅识星无。
          须算行藏知决胜,何须坚执讲星孤,诸事细参图。
          ⑴ 辛本、川本作「等」
          土星合,相犯必为灾。
          分野居当须有事,本藩太守祸之胎,修德免灾(京本作「殃」)来。
          ⑴ 京本作「老」、辛本作「若」
          三星聚,晋宋为居唐。
          此地将军须就狱,总兵主帅作猖狂,斩首献明(京本作「君」)王。
          ⑴ 辛本、川本作「兼」、京本作「卫兼」
          四星聚,平地会张星。
          王莽赤眉兵造起,后来光武扫馀(京本作「除」)兵,晋魏也曾更(京本作「经」)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帝」
          五星聚,汉祖得其时。
          秦灭汉兵东井会,君王起事合天机,星会尾如箕。
          ⑴ 京本作「聚尾和」
          星落寨,为将恐遭殃。
          宜速移营方见吉,坚强旧所必凶伤,天降祸相当。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难」
          星相打,攻守两茫茫(京本作「忙忙」)
          遇战血流交满野(京本作「遇贼血流郊野满」),攻城不下好堤防,宴犒赏儿郎。
          金星畔,边有小星侵。
          相去不过咫尺远,客军当败将消沉,兵罢只如今
          ⑴ 凡金星为将星,专主兵权兆。京本注:「金星专主兵权之事。」
          金星(京本作「行」)疾,急战定应(京本作「须」)赢。
          行若缓时须固守,星高攻(京本作「远」)战有功名,低害(京本作「则」)莫深征。
          金芒角(京本作「金星落」),随角出军征。
          若有焰光如扫帚,亦名天狗食妖兵,其下血成坑(如蝼赴水,其下必败。)
          占星宿,伏现在西东。
          星若近南南必胜,忽然近北北宜攻,专祖此为宗(辛本、川本作「踪」)
          金星出,出在卯中央。
          东面兵强莫(京本作「休」)与战,西出西方不可当(京本作「出西面酉酉难当」),勿与动锋枪。
          金西伏,木(京本作「未」)出现东方。
          军在西南休进战,二星同出现东方,西若战须亡(或水或木星。)
          金东伏,木(京本作「未」)出现西方。
          东北二方须败走,忽然同出在西方(京本作「现在旁」),东面不能当。
          同伏现,相去尺馀间。
          交战将兵须有应,水居月上战应先(京本作「关」),月内必师还(水在月上也。)
          欃星现,分野在(京本作「出」)何方。
          若是正临灾在即,忽然头尾也遭殃,仁德可修禳。
          星一个,无尾赤(京本作「亦」)兼青。
          直下落来营寨上,急须迁去别为营,此地定无成。
          金昼现,名号是经天。
          其分用兵兵必罢,未曾动处却兵连,人马满郊田(已动败,未动易政。)
          星昼陨,声震响如雷。
          赤白或长三五丈,忽然更有小星陪,军势若寒灰。
          星昼陨,其地定为灾(京本作「其下地殃危」)
          必有火焚军寨栅,兼防将士涉沙泥(京本作「垝」),移寨(京本作「去」)莫徘徊。
          军营内,斗大坠星来。
          或是作声长数丈,其间大战将星移(京本作「身摧」),急去免灾危
          ⑴ 京本注:「孔明、祖逖,皆有此兆。」
          军营内,星陨落其间。
          拽尾或长三五尺(辛本、川本、京本作「丈」),皆为败阵(京本作「欲」)相残,急去免灾(京本作「凶」)(孔明、祖逖皆有此兆。)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证」
          军营内,星陨作驴鸣(京本作「形」)
          兆是(京本作「此兆」)败军并杀将,便须移寨不须停,天意甚分明。
          ⑴ 京本作「当返不当」
          营寨内,星火殒其中。
          芒角光明兼(京本作「并」)曳尾,急须移寨避灾凶,不去祸重重。
          出军法,夜与日相殊。
          彼上有光(京本作「星」)兼月朗,我军上面暗稀疏,进战决成输。
          星昼陨,分作二三星。
          此是兵戈将欲动,须防敌国别来侵(京本作「必来争」),阴贼逆谋生。
          吾守壁,月内一星明。
          必是外奸来入垒,期于半夜害吾城,搜(京本作「招」)捉审奸情。
          提大众,欲打破城墙。
          月左(京本作「上」)有星占上角,城中贤将有谋方,速退莫施张。
          敌守垒,我力有馀攻。
          月下有星相近驻,彼城奸欲乱吾中,门户审其踪。
          围彼久,月背一星随。
          (京本作「城」)内敌人谋走北,其城沉溃不须摧,捷报凯歌回。
          观敌垒,月背有三星。
          状若连珠敌便遁,不须攻打自安平,抚众勿残生。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见」
          军马进,月畔见三星。
          形似三星将月捧,攻城(京本作「围」)不下战无成,择地设营停
          ⑴ 京本作「再安营」。候过旬日,别看气候
          攻彼(京本作「破」)垒,月下见(京本作「列」)三星。
          城内诈降设(京本作「施」)巧计,急当准(京本作「整」)备出(京本作「突」)师征,莫信诈为诚。
          围彼垒,月角露三星。
          (京本作「形」)类三台侵抱月,其城难取枉亡(京本作「劳」)兵,别处设谋赢。
          彗星见,出在(京本作「自」)月旁边。
          必有弑君并杀父,国中纷扰祸相连,更主易桑田。
          金临水(辛本、川本作「木」),三五寸金分。
          少妇合忧生哭泣,又见斗将见灾凶,偏将丧郊中。
          星坠地,鸣下似雷声。
          著把如焚薪状,此为天狗食人民。
          百日见灾生。
          ⑴ 辛本、川本作「地」
          ⑵ 辛本、川本作「便」
          慧星现,但看出何方。
          定主国君丧性命,不过百日见惊亡,减灭在君王。
          ⑴ 辛本、川本作「咸」
          太白犯,昴毕二星缠。
          定主逆臣谋国主,马奔人走丧中原,入昴赦人原。
          金与水,二曜若侵凌。
          定主破军并杀将,水居金上客军赢,在下主和平。
          ⑴ 首本作「君」,兹从辛本、川本
          慧星现,从斗向南行。
          经过垣墙天市界,外边兵寇界相临,损将血成坑。
          凡北斗,斗乃众星魁。
          天上众星难相犯,若来相犯有灾危,占候者须知。
          斗口内,慧现出光芒。
          海内兵戈俱大起,江河流绝业成(京本作「田」)荒,民作甲兵粮。
          北斗内,穿出慧星辉。
          国内主君边寨(京本作「塞」)将,阴谋恶党起旌麾(京本作「强围」),著意谨防危。
          北斗下,气若破车轮。
          白色渐生侵口内,饥荒不稔寇成群,馀荒不堪论。
          黑色气,守定斗口边。
          父子相吞天下歉,水渰城郭少干田,灾害四方传。
          占北斗,第一是妖星。
          (京本作「都」)要分明军始吉,忽然不现众星明。
          主将落奸情(妖星乃贪狼星也。)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君」
          占北斗,夜夜白霞遮。
          不过七旬兵大起,横尸千里卧如麻,忌战日西斜
          ⑴ 斗为主,霞为客,有索战,不可出。京本「有索战」作「酉未来索战」。
          占北斗,黄气在其中。
          事欲来君且记,不过旬日喜重重,万姓贺尧风。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紫」
          ⑵ 京本作「喜」、辛本、川本作「有」
          ⑶ 京本作「逾三月」
          占北斗,赤气在其中。
          万万雄风(京本作「多」)费力,攻城尽死不成功,枉把库廒空。
          ⑴ 辛本作「师」、川本作「帅」、京本作「兵」
          占北斗,兼有小星多。
          天下不安人失业,荒凉米贵递相磨,处处动干戈。
          青苍气,渐入斗心中。
          定有贼来侵郡邑(京本作「县」),不然裨将欲谋凶,大忌是三冬。
          占北斗,明闪电光辉。
          定主好人初出世,辅贤明德助人君,此兆即非轻。
          占北斗,太白入其中。
          定主将军逢战死,城营难守乱人民,大小在西东(太白入斗,将星入度也。)
          ⑴ 辛本、川本作「走」
          黑云气,夜散星斗中。
          如此三朝当有雨,急须准备候天情(辛本作「晴」),此理甚分明。
          ⑴ 辛本、川本作「蔽」
          占北斗,忽直或伸之。
          冲入斗中奸事有,犯其星位各占之,术士亦须知。
          占北斗,通夜黑云遮。
          定主来朝须有雨,急披雨笠候天涯,应兆不能差。
          地之道,与月一般称。
          为母为臣生万物,发生含育尽乾坤,明辨岂无灵?
          统军帅,下寨要安营。
          先是须知吉凶地,莫令误地损兵军,此理要精明。
          地名好,川破不堪安。
          大路叉中休下寨,伏尸古墓见多般,将帅要知言(主虚惊,贼来破寨。)
          山窄地,泣滴莫安营。
          两路中间休立寨,龙头天灶怎持兵,仔细与军
          ⑴ 辛本、川本作「勿投」
          ⑵ 辛本、川本作「君」
          ⑶ 天灶者,大谷之口;龙头者,大山之端。
          战场地,古庙与灵坛(首本作「台」,兹从辛本、川本)
          攻破城营移故地,尽言凶败与伤残,细说与军官。
          ⑴ 辛本、川本作「遗」
          ⑵ 辛本、川本作「兵」
          山谷中,下寨忌逢之。
          前高后下居之险,地无草木主忧疑,明将总须知。
          大驿路,前后总须疑。
          或在高岗或在水,长深溪涧最无疑,下寨得便宜。
          ⑴ 辛本、川本作「近」
          营已下,须识有灾非。
          地上忽生诸怪类,往来天象看来情,主将要知因。
          占其地,毛羽忽然生。
          必主人君遭厄难,大兵侵国乱朝廷,百事应忧惊。
          田地上,忽然便生毛。
          处处尽生人总见,此为谋逆血流郊,百日主凶妖。
          城营内,火焰忽然(京本作「生」)光。
          将士败亡看在速,急须移寨(京本作「转」)免灾殃,不去祸难当。
          城忽裂,必主起干戈。
          山中地或如雷吼,敌军来时看如何,急避莫蹉跎。
          ⑴ 辛本、川本作「速探」
          营寨(京本作「砦」)地,泉水及生尘。
          有战不离于月内,早排兵甲敌边邻,移寨避灾迍(先移后战。)
          城营(京本作「营内」)地,无故动还摇。
          大战必应于岁月直须移(京本作「离」)寨祸应消,不去(京本作「出」)将身招。
          ⑴ 京本作「内」,并注:「城年营月也。」
          城营内,地动起兵戈。
          且早移营于吉地(辛本、川本作「福上」),不然刑祸将身多,阵败自消磨。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破」
          城营内,忽见地生毛。
          所统精兵当便起,须臾不去祸应遭,禳醮保功劳。
          城营内,地上起钱(京本作「残」)花。
          有似马蹄同此兆,移营拥士定归家,应验决无差。
          ⑴ 京本作「各营勇」
          城营内,地忽现崩摧。
          祸结兵连缘此兆,移营修义灭凶灾,不信将身推(京本作「危」)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陷」
          ⑵ 京本作「速修仁义免」
          城营内,忽见地生丹(京本作「忽有土崩塌」)
          敌骑欲来冲突我,差人截路莫轻閒(京本作「待莫轻看」),移寨庶几安(辛本、川本作「倚亭关」)
          城营内,花草忽然生。
          急出莫令军疾病,经旬不动将身倾,智士(京本作「勇」)切须明。
          城营内,地上忽然(京本作「生」)黄。
          五谷或生并地长(京本作「忽然生遍地」),将军禄位福无疆,士马乐(京本作「亦」)安康。
          (京本作「营」)中树,忽然总萎黄。
          威气(京本作「风」)助吾军必胜,阴神佑我必成强,主将喜非常。
          营侧畔,树木自崩摧。
          若近军前师败辱,不然近彼贼冲来,移去免凶灾。
          ⑴ 京本作「彼战必」
          诸树木,花发不当时。
          营内见之须速备(京本作「避」),定知贼众欲来围,移寨免灾危。
          营寨内,树木被雷惊。
          或是震伤人与物,此为伤败被天嗔,移寨免忧心。
          诸树木,忽地出奇枝。
          异花奇叶人罕见,必生异事报军知,将帅看修为。
          ⑴ 辛本、川本作「君」
          军营内,蜂众泊于营。
          (京本作「军」)欲动移应不久,修磨器甲莫教停,总令便须行。
          军行次,蜂蝶接连来。
          定有伏兵居草莽(辛本、川本、京本作「泽」),好防林木与山崖,先探保无灾。
          军下寨,蜂蝶遍天飞。
          防有贼来攻我寨,急须固守莫迟回,主将要先知。
          ⑴ 首本作「忽」,兹从辛本、川本
          军营内,蜂恶乱叮人。
          或是反军与谋将,必然军将有灾危,谨守贼欺追(辛本、川本作「追欺」)
          ⑴ 辛本、川本作「呵」
          军营内,蜂子遍飞游。
          必主将军多口舌,若还移寨没灾危,记此在心机。
          占见鼠,其物夙名虚。
          主盗主奸皆主贼,若来为怪将兵虞,不信祸难除。
          逢见鼠,白色是金精。
          若顺军行军大胜,逆军来者祸相(京本作「灾」)生,凶吉甚分明。
          逢赤鼠,来往在军前。
          此是伏军(京本作「兵」)藏诡计,搜寻斜谷道旁边,急备莫迟延。
          军营内,鼠咬屋椽楹。
          或见壁间搬出土,移营在近改迁宁,排备向前程。
          ⑴ 辛本、京本作「向」
          军营内,行鼠尾舒前。
          (京本作「军」)主有灾须醮谢,夜深谷口罢戈(京本作「兵」)鋋,太白(京本作「天似」)报人言。
          ⑴ 京本作「各各」、辛本、川本作「谷谷」
          营寨(京本作「军营」)内,蓦地鼠成行。
          欲似吊人声不罢(京本作「出」),此须为祸将身当,禳谢得平(京本作「保安」)康。
          营寨内,白日鼠搬儿。
          不是火灾应大水,三日(京本作「两」)日速迁移,不出祸相随。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朝」
          寨中鼠,能舞向人前。
          必有内奸通外敌,且须搜捉莫迁延,速备实为先。
          军营鼠,血染将衣冠。
          或咬鼓旗皆不利,信须修谢拜星官,移寨且求安。
          将军卧,眼上被鼠伤(京本作「将军服,上衽鼠来伤」)
          必有奸贼(京本作「喜神」)在即,或伤腰下不相当,财散(京本作「破」)客军强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看」
          ⑵ 经曰:「鼠者,贼也。如有变易,必主奸寇入也。」
          兵发日,路上遇横蛇。
          或入水中应大胜,蛇还赤地(京本作「色」)战无涯,胜负较些些
          ⑴ 辛本、川本作「胜地住些些」。泊住过一日,外动则吉
          (京本作「军」)行次,蛇赤忌逢之。
          慎备(京本作「阵当」)前程来勒(京本作「应勤」)战,训兵激赏布恩威,厚薄勿偏亏。
          军发次,蓦地见交蛇(京本作「蛟交」)
          讲武扬兵须宴犒,不然上将中风邪,身丧掩黄沙。
          蛇赤色,大小外边来。
          来入我军兵欲敌(京本作「散」),更防引得外奸乖,德向(京本作「得上」)好通开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诸」
          ⑵ 首本作「关」,兹从辛本、川本、京本
          长蛇见,饮水近营(京本作「军」)傍。
          抽退还乡方始吉,不然移寨九天方,禳厌免灾殃
          ⑴ 辛本、川本末八字作「向高强,营垒布旌幢」。京本注:「太岁九天上同。」
          (京本作「军」)行次,蛇贯路边傍。
          备御伏(京本作「贼」)兵前道阻,且须仔细更思量,终不使开(京本作「利封」)疆。
          蛇入井,俱是败军形。
          或似杵形营内现,若还交战血成坑,坚守我军营。
          蛇贯道,白赤动(京本作「助」)军情。
          必有贼兵拦道路(京本作「扪路道」),只宜盘泊赏军兵,不久却回程
          ⑴ 但有异色之蛇拦路,回师罢战,大吉。
          蛇如鸟,更有似弓形。
          或是白蛇形断续,兼之五六见城营,泣泪血交并。
          ⑴ 辛本、川本作「车」
          ⑵ 辛本、川本作「行」、京本作「形如」
          蛟蛇见,营寨必(京本作「不」)宜攻。
          更有青蛇人病疾,黄蛇疫瘴总成凶,移寨(京本作「徙」)免灾凶(京本作「逢」)
          兵行次,水里怕逢蛇。
          更有鱼龙蜃类见,悉皆进退事无涯(京本作「挨」),速退莫咨嗟(如见龙蛇蜃,并同。)
          下营毕(京本作「军」),绕寨(京本作「蛇绕」)大蛇栖。
          必有贼(京本作「战」)兵来打寨,高强营垒矗(京本作「布」)旌旗,谨慎欲(京本作「好」)防之。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城营内,马夜转槽鸣。
          军欲离营将大战,早排骁勇各严(京本作「各令齐」,),法令整齐行(京本作「号令辨高低」)
          ⑴ 辛本、川本作「令行」
          ⑵ 辛本、川本作「号」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军营内,马咬石兼沙。
          必有贼兵吾(京本作「君」)大获,将军克胜远方誇,大小总荣华。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军营内,牛舞向人前。
          欲罢战争休士卒,干戈不举却回旋,各贺太平年。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齐」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马厩内,天火忽然烧。
          看即大兵将欲起,直须修德祸方消,勿使自身招。
          ⑴ 辛本、川本作「福」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城营内,驴马作人言。
          听取语言为定(京本作「作」)准,更看马后杀军年,方始报仇冤。
          ⑴ 辛本、川本作「骏」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川本作「城」)营内,牛马夜间鸣。
          必有暴兵来觅刽,直须防备夜偷营,速暗布精兵。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城营内,生产两头奇。
          或有足多生八只,四足两头祸不移,裂土应逾期。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占走兽,兽字体相将。
          有怪形须要当,由分凶吉与君张,要辨虎豺狼。
          ⑴ 辛本、川本作「凡」
          ⑵ 辛本、川本作「兽」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兵发日(京本作「发兵次」),野兽截军(京本作「兵」)行。
          直向队中冲透过,必然(京本作「分」)队伍两纵横,良将要(京本作「亦」)须明。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兵行次,狼虎及熊罴。
          若在军前狂乱(京本作「浪」)走,此行旬日战无移(京本作「旬战定无宜」),先举得(京本作「合」)天机。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诸禽兽,异色及无名。
          有爪有牙(京本作「齿」)为我怕,无牙无爪亦应轻,此兆甚分明。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营前后,野兽乱纵横。
          杀取太牢天地祭,三(京本作「六」)军方得保安宁,有战必须(京本作「然」)赢。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城营内,白鹿入营来。
          将士病灾方欲起,若还无角(京本作「病」)主兵回,移寨免灾危。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兵屯次,鹿走入军营。
          必有降人来见我,期于三日事分明,或(京本作「咸」)喜长威名(辛本、川本注:有战作,主大胜。)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狼与虎,切忌入军(京本作「营」)中。
          队伍突冲并截路,不过数日有危凶,警备勿交攻。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虎相食,兆不出三年。
          必有大兵当至此,来其分野祸相煎,其兆理关天。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兵屯次,野象(京本作「豕」)入于营。
          急急杀来将祭献(京本作「鼓」),三军从此得安宁,斋沐要严精。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城营内,鹿(京本作「麂」)子入其中。
          杀取三牲将祭献(辛本、川本、京本作「祷」),急当移寨免灾凶,否则祸重重。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军营侧,蓦地有豪猪。
          须备伏兵来犯我,便宜先举莫踌躇,移寨始无虞。
          ⑴ 京本作「贼兵来劫」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军营内,或(京本作「忽」)有野猪来。
          若战先赢多后败,速当移寨避其灾,修谢莫迟回。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军营内,兔走在(京本作「入」)其中。
          虽有雄兵终不战,都缘彼敌欲和同,不在苦(京本作「若」)邀功。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军营内,狸兽(京本作「走」)夜频鸣。
          恰似豺狼同此兆,必知将士欲离营,不久祸灾生。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兵屯(京本作「行」)次,豺狗入于营。
          内有奸人(京本作「兵」)相结外,急须搜捉察原情,莫遣叛纵横(京本作「踪兴」)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军营内,狗怪遣人猜(京本作「灾」)
          急杀血流于戍(京本作「成」)地,埋深三尺以禳灾,敌将必擒来。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军营内,獐入及登城。
          若遇此妖多是火,不然孝服与兵争,祈谢保(京本作「得」)安宁。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兵行次,路上遇猿猴。
          严令小心防恐怖,理当排槊(京本作「龊」)整戈矛,预计尽良筹。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狼与虎,绕寨作悲鸣(京本作「声」)
          似哭似号(京本作「嗥」)军大败,将军兵败(京本作「溃」)事多惊(京本作「更」),尸垒涧沟平。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狼奔走,直撞入吾军。
          不出三日并五日,敌来降我引朝君,彼我受皇恩。
          ⑴ 京本作「去三朝」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野猪鹿,从外入中营。
          定有降人来投(京本作「伏」)我,只于三日见分明,引使(京本作「伴」)履王庭。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狼与虎,卒见使人惊。
          我在徒师前去后(京本作「在我帅营前后走」),须防大战血成坑,不遇圣贤明。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兵行次,狸走入其中。
          不住夜鸣围绕寨,先因风火事重重,埋伏且藏兵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屯」
          ⑵ 京本作「忧风火夜」
          ⑶ 京本作「踪」、辛本、川本作「拟藏中」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军营内,蓦地有来獐。
          三朝七日须大战,不然讲武较旗枪。
          速斩免灾殃。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牛与马,产出是人形。
          定主胡人侵大国,不分南北乱人民,且候圣明生。
          ① 京本列第二十二,前六另作「占牛马第十八」
          狼与虎,号泣又伤人。
          五日七朝兵起至,临时胜负预铺陈,方许败来军。
          ⑴ 辛本、川本作「号叫」、京本作「啸叫」
          ⑵ 辛本、川本作「治」、京本作「耻」
          兵行次,水族忌逢(京本作「行」)之。
          但是鱼龙蛟蜃类,悉皆不吉兆灾危,抽退却相宜。
          龙现垒,室宅及池(京本作「其」)中。
          必有大臣谋叛逆,且须作急探奸凶,莫待有奔冲(王莽、朱温时,龙现池沼。)
          (京本作「兵」)行次,龙斗在军前。
          必是(京本作「有」)交锋亡命战,黄龙得胜黑龙偏,平地血成川。
          城营内,鱼鳖现其形。
          防有内奸谋叛逆,不然水涨浸军兵,速去得安宁。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鳖忽露」
          城营内,龟蟹入其(京本作「营」)中。
          更有聚蝇亿万数,军兵溃散(京本作「败」)不从容,看即弃营空。
          ⑴ 辛本、川本作「旋」
          (京本作「兵」)行次,路上见鼋鼍。
          或有战争营寨内,不宜前进有(京本作「损」)兵戈,细审莫奔波。
          ⑴ 京本作「在战营征砦」
          城营内,龟鳖入其营。
          尽是顿迟亡败象,速当移寨免灾凶,不去祸灾生。
          ⑴ 首本作「忘」,此从辛本、川本
          ⑵ 辛本、川本作「将」
          占飞鸟,军旅要知因。
          或是纵横或逐我,或来逆我或成群,仔细说来情。
          鹰搦鹞,势速入军营。
          必是义兄图义弟,不然义弟欲谋兄,奸祸两般情。
          兵行次,鹰鹗面(京本作「鹞向」)前飞。
          所向进兵应(京本作「须」)大胜,必能捉彼将兵归,天意助神威。
          ⑴ 辛本、川本作「师」、京本作「帅」
          城营内,鹞子搦苍鹰。
          定有奸谋阴祸起,早须排备莫惶惊,有战损精兵。
          兵行次,鹞鹗(京本作「鹰鹞」)捉飞禽。
          此去前程须有战,得其首领尽生擒,主(京本作「上」)将称其心。
          兵行次,鹰鹘尽同占。
          不避鹘鹘不搦,两军通好守盟言,各拥士回还。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鹘雁」
          ⑵ 辛本、川本、京本作「雁」
          城营内,忽(京本作「或」)见杜鹃来。
          应有负冤人未雪,佞臣谋间损贤才,天遣叫声哀。
          群乌(京本作「雀」)噪,队队逐营飞。
          防有贼(京本作「外」)兵来劫寨,早须整(京本作「准」)备设关机,迟(京本作「稽」)慢致灾危。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绕」
          城营内,众鸟噪声鸣。
          必有暴兵来劫寨,不然有战损于兵,移转最为精。
          ⑴ 辛本、川本作「千」、京本作「戈」
          群鸟队,飞去又飞来。
          不问(京本作「在」)营并在路,此行千里足难回,仔细察天灾(京本作「威」)
          ⑴ 辛本、川本作「以」
          ⑵ 京本作「十里走」
          群鸟聚(京本作「队」),飞起忽然惊。
          尽向满天鸣噪闹,不过三日火烧营,或有劫寨(移营吉。)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残」
          城营内,四面鸟声鸣(京本作「有鸟声」)
          千万结成鸣噪去,急须固守本城营,坚执战伤兵。
          城营内,鸟夜结群鸣。
          必有暴兵来觅战,不然城寨有虚惊,探后(京本作「候」)用心听。
          城营内,鸟众泊(京本作「拍」)营墙(京本作「坛」)
          头向此营皆尽叫,人惊不起是天殃,不免(京本作「去」)见伤亡。
          城营内,鸟鹊蓦然惊。
          内有奸臣连外贼,堤防大战血成坑,谋反(京本作「叛」)害英明(川本作「其身」)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乌鸟」
          ⑵ 京本、辛本、川本作「苦」
          城营内,乌鹊忽围墙。
          当有敌(京本作「外」)兵来打寨,不然疾病大灾殃,营内欲来(京本作「他」)降。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火」
          城营内,鸟鹊(京本作「叫二」)三声。
          必有命(京本作「使」)来应在即,早须奉候出门迎,此意(京本作「语」)且须听。
          ⑴ 辛本、川本作「噪」
          鸟相打(京本作「相打拍」),防击有奸争。
          斩断罪愆惩戒众,若无敌战祸应生,固守始为精。
          ⑴ 辛本、川本作「停」
          城营内,鸟集夺巢飞。
          必有斗争相竞事,不然下吏欲为非,防慎见离。
          ⑴ 辛本、川本作「间」
          ⑵ 京本作「有间相」
          临阵次,鸟向四方鸣。
          选取鸟声鸣叫(京本作「向」)处,但从(京本作「存」)此地出军征,百战百回赢。
          兵发日,前面有群乌
          乱叫乱鸣防伏截,或(京本作「忽」)然有战莫先图,详缓保(京本作「却」)无虞。
          ⑴ 首本作「声鸣」,兹从辛本、川本、京本
          ⑵ 辛本、川本、京本作「众」
          兵行次,鸟众集旌旗。
          若见中军加喜气,将军增爵位迁移,在即不为迟(京本作「在疾莫迟为」)
          兵发日,鸟众逐军行。
          未见彼军防隐伏,若逢敌战(京本作「阵」)利先征,攻战必先赢。
          (京本作「军」)行次,横数组鸟来。
          防有伏兵冲队伍(京本作「阵位」),搜罗前后用心猜,不信必为灾。
          兵行次,鸟众后头来。
          若遇前随应大胜,逆来冲我且宜回,退却免凶灾(辛本、川本、京本作「灾危」)
          兵行次,鸟立在军旗。
          必有奸人言贼势,今旬来月好防之,偷(京本作「发」)号运谋机。
          兵行次,军上鸟鸣飞。
          不论下营将布阵,若同此瑞合天机,必胜莫迟疑。
          下营次,鸟众集牙旗。
          急宰三牲将祭祷,不然军(京本作「兵」)败主分离,灵物报人知。
          城营内,白鹊(京本作「雀」)入军营(辛本、川本、京本作「营中」)
          若作巢窝兵大起,急须移寨免灾凶,否则祸重重。
          城营内,灵鹊(京本作「雀」)作巢窝。
          不去营空兼火起,速当移寨祸消磨,久住杀伤多。
          寨始定,白鹊入营来。
          此是金星呈怪象,有人相害处谋乖,移寨免其灾。
          群鹊(京本作「雀」)噪,头向敌军营。
          随鹊战之军必胜,一般群鹊(京本作「雀」)事无成,在外也须惊
          ⑴ 头指敌噪我军胜,不指敌噪闹则虚惊。
          城营内,野雉入军中。
          若在德乡来即吉,或临刑杀候为凶,仔细审西东。
          ⑴ 京本作「刑或杀帅侯」
          城营内,蓦地降鸳鸯。
          必有奸人生户内,不然朋友害忠良,自卫己身强。
          城营内,燕鸽忽离城。
          定有火灾兼祸起,军中行克事叮咛,禳厌始安平。
          城营内,水鸟忽衔鱼。
          将至门桥并台屋(京本作「楼台屋上」),必应大水漫街衢,预办早防虞(京本作「危」)
          鸭声异,一样似鹅声(京本作「鸣」)
          必有官灾并口舌,速须斋醮慎交争,方使免灾(京本作「遭」)刑。
          鹅与鸭,或解(京本作「忽辨」)作人声。
          家内必登三品禄(京本作「位」),一门子侄尽(京本作「更」)荣,吉兆自天生。
          ⑴ 辛本、川本作「儿」
          ⑵ 辛本、川本、京本作「亨」
          城营内,鸡母作雄声。
          或在夜鸣家(京本作「皆」)有祸,若门(京本作「闻」)阴暗(京本作「口」)不惺惺,禳(京本作「醮」)谢始安宁。
          (京本作「军」)行次,军上伯劳鸣(京本作「莺」)
          兆是军分为(京本作「鸣兆是军分」),两路兼防祸起察奸情,主将要须(京本作「详」)明。
          伯劳鸟,闹噪在军前。
          大祸预(京本作「将临」)须早觉,不逾两月(京本作「日」)事应然,此象理关天。
          ⑴ 辛本、川本作「须」
          伯劳鸟,啼叫在军营。
          南北敌人困我将,东西只是有虚声,此象甚分明。
          城营内,枭鸟噪声鸣。
          (京本作「如」)在德乡分队伍,如居刑杀有奔惊,预叫使人听。
          下营次,众鸟集群鸣。
          如在德乡犹自可,若临刑上血成坑,此兆细详听。
          ⑴ 京本作「仔细要」
          兵发日,百(京本作「白」)鸟忽迎军。
          此是天威来助顺,贼人归向息边尘,端的立功勋。
          兵行次,众鸟覆于营。
          必有大军来击我,皂旗黄杆引师行,禳厌必(辛本作「毕」)登程(京本作「早堪程」)
          ⑴ 京本作「巨鸟伏」
          兵行日(京本作「已」),禽乃或朝军。
          将有福神天佑助,必然旬日立功勋,官爵显超群。
          ⑴ 京本作「巨鸟或」
          戈矛上,忽有火光明。
          兆主三军轻命战,管须(京本作「取」)交战我军赢,青焰不宜兵(火青焰小如鬼火者主兵忧。)
          帅衣服,无故血痕班。
          防有奸人来害己,急须焚毁祸回还,不尔将(京本作「帅」)遭殃。
          ⑴ 京本作「备奸谋」
          抽刀剑,血点自然生。
          战有大功须在近,又兼铃铎不摇(京本作「撝」)鸣,遇战(京本作「贼」)必须赢。
          出军日,龙现众人惊。
          急令(京本作「命」)(京本作「帅」)回休强去(辛本、川本、京本作「进」),若还坚执往前行(京本作「向前营」),枉损马和兵。
          将军帐,无故似人摇。
          兆主敌人兵溃散,稍驱兵马向前交,瓦解与冰消。
          将军帐,床动众人惊。
          及有血生俱作怪(京本作「怪讶」),若还临阵祸无轻,身丧掩黄坰。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泉」
          将军袂,蓦地起飞腾。
          此是将军倾折象(京本作「逝相」),难禳兵众敌相凌(京本作「急须禳厌敌相临」),火急整回程。
          军才统,陂泽与郊(京本作「菱」)田。
          或有石盘从地涌,此为吉兆可攻前,君圣(京本作「任」)宰臣贤。
          ⑴ 京本作「上」、辛本、川本作「正」
          安营讫,分布已周围(京本作「依圆」)
          碎石或生无数目,将军不久罢兵权,天地(京本作「兆」)应昭然。
          军营内,田地陡然高。
          必得敌人来土贡(京本作「城土地」),开旗赢彼不疲劳,休士少枪刀。
          ⑴ 川本作「止」、京本作「要止」
          军营内,元处是平田。
          地比始临微似长,将军官职必升迁,禄位享遐年。
          军营内,地上或(京本作「忽」)生黄。
          得敌人兵与将,凯旋归国长威光,天下举宫商。
          ⑴ 首本作「照」,此从京本
          军营内,气出地(京本作「应」)中央。
          满寨便教(京本作「交」)人勿讶,敌人怯战愈乖张,获将得封疆。
          军营内,地上水泉生。
          此是润军天助顺,须当先敌(京本作「预」)将和兵,捷报入朝京。
          军止歇(京本作「憩」),地上忽生尘。
          若有震声人总怪,三朝五日定还军(京本作「勒还兵」),大战苦劳心(辛本作「辛」)
          ⑴ 首本作「日」,此从辛本、川本、京本
          军寨内,地上血纷纷。
          此象大凶人速避,麻衣布(京本作「履」)帽送将(京本作「三」)军,休望有功勋。
          军营内,地上艾方(京本作「蒿」)生。
          青嫩叶苗人尽识,师徒将捷(京本作「疾」)事非轻,恶疾使人惊
          ⑴ 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故为病兆。
          安营内(京本作「毕」),街(京本作「阶」)(京本作「陉」)已编成。
          地上忽然土裂坼(辛本、川本、京本作「生拆裂」),不如准备速移营,不信大亡倾。
          营寨内,地陷或(京本作「忽」)成坑。
          大陷大亏微小负,俱为战败丧军情,火速去移营。
          军营内,地陷几(京本作「使」)人惊。
          若更似催征战鼓,此般凶象速移营,少缓祸灾成。
          ⑴ 京本作「作声如」
          ⑵ 辛本、川本、京本作「稍」
          (京本作「军」)营内,半夜忽锅鸣。
          定有暴兵来劫寨,并(京本作「兼」)防谋反(京本作「叛」)及奸生,列阵后(京本作「远」)相迎。
          军营内,蝼蚁满营生。
          好备奸谋阴祸起,兼虞地道入奸(京本作「城」)兵,早备得平平。
          ⑴ 京本作「阴奸谋」
          军邑(京本作「营口」)内,天上忽闻声。
          恰是(京本作「似」)雷声还不是(京本作「似」),多应(京本作「因」)土地见英(京本作「现阴」)灵,不久(京本作「是」)战兵行(京本作「兴」)
          诸怪现,不可广传闻(京本、辛本、川本作「声」)
          防有奸人知仔细,亦防彼内有贤英,知我兆原(京本作「元」)情。
          ⑴ 京本作「虞」、川本作「如」
          (京本作「军」)营内,昼夜起虚惊。
          营所田为神庙地,速移营寨莫居停(京本作「速将移徙莫教停」),不去贼偷营。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旧」
          城营内,旗鼓自摇鸣。
          此是天威来助我,十番出战九须赢,上将称其情。
          城营内,鼓角急声雄。
          此是乾坤兴废事,戈矛(京本作「鋋」)大举祸重重,万姓失耕农。
          城营内,鼓角自然鸣。
          必有敌(京本作「外」)军来击我,急须整备待来兵,著意与交征。
          城营内,鼓打不多鸣。
          一丈高悬并九尺,都虞副将验槌声,七拜解妖精(各七拜后打。)
          城营内,鼓打不能鸣。
          主将战输遭寇掳,早须收拾便回程,不去损其兵(移寨兵得。)
          或昼夜,大将剑刀鸣。
          刺客奸人在庭(京本作「应在」)近,急须搜捉莫教停,不信血光成(京本作「成坑」)
          ⑴ 辛本、川本作「便见」
          营与邑,井沸闻其声。
          或溢水泉皆是败,更还(京本作「逢」)龙见也同情,睹此便移营。
          ⑴ 京本作「鼎沸忽闻」
          城营内,独鼓自然(京本作「能」)鸣。
          此兆敌人来劫我,随鸣火急整精兵,远探向前征。
          ⑴ 辛本、川本作「角」
          城营角,吹声远而微。
          韵断声长(京本作「哀」)人怪讶,兆当我众有灾危,固守免倾颓。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了」
          ⑵ 首本作「灾」,兹从辛本、川本、京本
          金鼙鼓,自裂七分馀。
          此是三(京本作「将」)军囚没兆(京本作「死」),速当求解醮移居,不可侈行诛。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恣」
          枪旗戟,无故倒交加。
          象主病灾如卧草,四门宰犬沥田沙,子候(京本作「后」)设施佳(子时以犬血沥四门地上。)
          铃与铎,风息自然鸣。
          鼓角雄声音振地,必须胜敌悦军行(辛本、川本、京本作「情」),拥众返回程。
          或昼夜,饮宴在其中。
          蓦地盏鸣人总讶,贼人已起影无踪,急遣将邀冲。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劫」
          ⑵ 辛本、川本作「意忙匆」、京本作「尽忙匆」
          杯器内,清水忽然红。
          有似血来人尽讶,此为祥瑞立奇功,战急总无凶。
          军营内,战马忽然嘶。
          跑拥摇身非时乱,贼兵降伏要相欺,祭享上天知。
          军器甲,夜后更生光。
          折毁月形方上窖,离营百步正相当,远去更宜长(辛本作「良」)
          风不起,旗号自飞扬。
          前指敌军并阵次,必当我胜用心肠,得胜早回乡。
          临阵次,马匹忽然惊。
          欲悚欲慊多退缩,牵缠不动自迟情,回首免军惊。
          占怪异,说与众贤知。
          正是一人行踏处,当逢奇异怪逢为,兵众岂无知。
          禳厌法,其理事情深。
          首异诸般奇异怪,或逢要日要时辰,厌法要精明。
          军行日,春正及春分。
          须用长枪前列(京本作「作」)胜,次排弓弩在中军,决胜定须闻。
          军行日,立夏至皆同。
          令下三军诸将士,须排戈戟作先锋,将士定英雄。
          军行日,秋始与秋分。
          金气旺时须要顺,先持弓矢向前行(京本作「存」),得胜远方闻。
          军行日,凛冽正当冬。
          得气一阳回一候,首令刀剑向前冲,举战得全功。
          东方阵,角姓七人从。
          纯著青衣青队伏,青旗青(京本作「骢」)马作先锋,木阵号青龙。
          南方阵,征姓最为雄。
          七个赤衣乘赤马,赤旗招动号长空,朱雀阵先锋。
          西方阵,商姓白衣兵。
          七个健儿乘白马,白旗独角(京本作「却」)引前程(京本作「行」),为首向先行(京本作「前征」)
          北方阵,羽姓显然明。
          骓马乌衣如北斗,黑旗玄武队前行,贼将势摧倾。
          中央阵,宫姓要黄衣。
          七个黄旗黄色马,勾陈大将助堪依,敌国定横尸。
          凡行阵,甲子甲辰申(京本作「寅辰」)
          三个甲头旬日内,前驱天马摆令真,整顿要辛勤。
          ⑴ 辛本、川本作「袪」、京本作「行」
          凡行阵,甲午甲寅(京本作「申」)旬。
          甲戌都来为一处,当时(京本作「持」)刀剑在前行,其阵勒来兵。
          扬兵吉(京本作「禳兵告」),顿在九天方。
          诸恶不成加喜气。
          更宜上将见恩光,安得(京本作「将」)有乖张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须向」
          ⑵ 《太乙式》云:「九天之上,可以陈兵,九地之下,可以潜伏。」
          凡占梦,本出自微茫。
          得一梦来三事应,方知凶吉为君张,神魄预知祥。
          将军梦,云外见飞龙。
          急去战时须获捷,不过三日帝王封,位显立奇功。
          ⑴ 辛本、川本作「百」
          将军梦,鱼变作蛟龙。
          百战自然皆百胜,相敌来捉必无凶,大将职加封。
          将军梦,打鼓大声鸣。
          小鼓小声(京本作「鸣」)军小胜,不鸣固守莫先(京本作「前」)征,胜负取其声。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大」
          将军梦,梦得大鱼形。
          若得小鱼军(京本作「兵」)小胜,电光霹雳主军鸣(辛本、川本、京本作「惊」),此象最为灵。
          将军梦,见水及波涛。
          (京本作「忽」)与敌人相角(京本作「争」)竞,须来挑(京本作「排」)战莫轻交,坚守我门桥。
          ⑴ 京本作「梦见汲」
          将军梦,天上作雷鸣。
          破敌勤王有(京本作「看」)此兆,无(京本作「不」)拘明暗与阴晴,拥(京本作「勇」)士向前程(京本作「征」)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擒」
          ⑵ 辛本、川本、京本作「月」
          将军梦,身涉大高山。
          遇战必赢功显著,相逢敌战急攻残,莫放片时间。
          ⑴ 京本作「劦小埂」
          将军梦,梦见大舟船。
          顺水顺风帆幔顺,战之获捷独为先,快乐似神仙。
          ⑴ 辛本、川本作「不尔」
          圣人造,作《易》变爻辞。
          掷卦要知凶与吉,切须盥手动占仪,恳意合天机。
          凡占《易》,动静卦爻装。
          先辨刚柔分彼我,更分主客要知当,决胜自昭彰。
          论主客,后举我为尊。
          旗底住坐并为主,先身行者号为宾,此理甚分明。
          ⑴ 辛本、川本作「低」
          入他国,我即论为宾。
          若是他来攻我寨,我为主者汝为宾(辛本、川本作「尊」),此理合天文。
          ⑴ 辛本、川本作「其」
          ⑵ 辛本、川本作「宾」
          凡占《易》,先论六亲方。
          大煞彼乡比和克,应杀世主总漂扬,官鬼子孙量。
          ⑴ 辛本、川本作「大谨五乡」
          彼与我,子鬼取为先。
          子孙旺相吾军胜,鬼爻囚死彼遭愆,反此亦如然。
          ⑴ 辛本、川本作「复」
          世为我,应象便为他。
          世克应兮当我胜,应爻克世我无家,比者各安家。
          内卦我,外卦属他邦。
          内克外时无大损(辛本、川本作「攒捷」),子孙发动急旋张,大战我军强。
          ⑴ 辛本、川本作「施」
          官爻动,却在内爻兴。
          若在子孙傍发动,未来攻我不曾赢,彼败怎回程
          ⑴ 辛本、川本作「虽」
          ⑵ 凡占战,世为我,应为他;内为我,外为他;子为我,官为他;比和者吉。
          子孙动,有气甚分明。
          我若击他全获捷,他来攻我败无门,我将立功勋。
          占贼信,官鬼上二爻。
          无气动居爻五六,虽然已动不相遭,贼众自回巢。
          ⑴ 辛本、川本作「再」
          占贼信,鬼发内三中。
          或是官爻生有气,贼军来速在逡巡,急备点三军。
          占贼兴,卦里子孙兴。
          六位官爻全不见,话中空自说来情,不见信和音。
          占贼信,应动是为他。
          其贼来时须是到,到时攻我将须拿,来将丧黄沙。
          ⑴ 辛本、川本作「世」
          ⑵ 辛本、川本作「虽」
          占贼信,兄弟动如何。
          三四爻中他克我,逡巡来到不蹉跎,到后却安和。
          ⑴ 辛本、川本作「我」
          占贼信,父母主文书。
          若遇吉神天喜位,朝廷加禄永安和,贼智设机多。
          占贼信,卦象动妻财。
          天喜来交爻已动,若来相战见兵乖,我将得和谐。
          凡占《易》,奇偶与刚柔。
          阳爻为九阴爻六,阳爻多众我须周,柔少我(辛本作「彼」)军忧。
          入他境,我却用官爻。
          官旺子孙休我胜,若煞反此少功劳,术士自详消。
          入他国,大要看财乡。
          子动才兴皆出现,处处获捷有衣粮,饱赏喜还乡。
          爻上见,无鬼又无孙。
          但有应方并世上,以应为他我世军,此克定军情。
          世爻旺,若克应爻宫。
          速便提兵前去吉,自知天助喜重重,主将得奇功。
          兄独发,有寇伏埋藏。
          且莫提兵行远路,急行前必有惊惶,不信见灾殃。
          ⑴ 辛本、川本作「遭」
          爻动,便是我军粮。
          出国寻粮我军旺(辛本、川本作「财旺发」),无财难旺恐饥荒,仔细好推详(辛本、川本作「半敌遇空亡」)
          ⑴ 辛本、川本作「贼」
          ⑵ 辛本、川本作「虽」
          世若墓,我军且默屯。
          应爻被克休囚位,来军必败损人兵,我众喜忻忻。
          ⑴ 辛本、川本作「执」
          官临火,克我应偷营。
          水立官乡休立寨,土临官鬼四方兵,不可乱提兵。
          ⑴ 辛本、川本作「虑」
          ⑵ 辛本、川本作「一」
          木官旺,必定有雄兵。
          金火不宜临世应,两家流血定交争,火鬼劫吾营(辛本、川本作「军」)
          ⑴ 辛本、川本作「宫」
          兄爻克,防夺我军粮。
          水动舟车火营寨,文书父母合穹苍(辛本、川本作「仓场」),严令下儿郎。
          爻辞位,九六号阴阳。
          中半自然皆相守,比和世应两无伤,各自主刀枪。
          外卦静,内动见兄爻。
          空亡临象虚惊事,更兼不定事无毫,固守且平交。
          归魂卦,三四动爻凶。
          若制鬼爻凶转遂(辛本、川本作「队」),若逢天喜好回军,不久却抽兵。
          《易》之位,六亲与五乡。
          外卦世爻子孙旺,三般有气我无伤,勿要落空亡。
          凡占课,内动外平安。
          动爻无鬼虚惊恐,内爻凶动稔凶张,术者细参详。
          ⑴ 辛本、川本作「兄」
          外卦动,内卦动兴爻。
          内外动爻俱动发,若然我战动枪刀,大战杀声高。
          鬼爻旺,三四动交爻。
          定主贼兵侵我阵,急须回首莫相交,动则我军啕。
          四德用,其课我军强。
          春占雷巽寅卯木,夏火巳午得离乡,此理要知详(辛本、川本作「当」)
          秋乾位,申酉喜逢临(辛本、川本作「相逢」)
          三冬亥子坎宫卦,土旺用事艮和坤,丑未辰戌冲(辛本、川本作「辰中」)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太乙式,逆顺论阴阳。
          五日六时成一局,八门九曜遂时当,凶吉利门方。
          ⑴ 辛本、川本作「逐」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为术者,太乙式须知。
          起造凶丧须得此,出行莅任动兵机,用者得便宜。
          ⑴ 辛本、川本作「遁」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出军日,出门向何方。
          开休生门三路吉(川本作「吉路」),一奇临合自然良,主将得安康。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乙丙丁,名曰是三奇。
          天上若临三吉路,自然神助合天机,任往莫忧疑。
          ⑴ 辛本、川本作「恁」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九星位,当位八宫方。
          惟有中宫寄在二,术人运式细消详,依此我军强。
          ⑴ 辛本、川本作「住」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甲加丙,龙反首为先。
          丙甲相临鸟跌穴,时中得此自然全,得胜凯歌旋。
          ⑴ 辛本、川本作「首反」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太乙遁,月奇合生门。
          下有六丁加临者,此时摄政显公卿,上策进书呈。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开门合,日奇六七方。
          此为地遁安营吉,藏兵设伏免忧殃,所献日精长(川本作「良」)
          ⑴ 辛本、川本作「乙」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星奇合,休门有荫人。
          举善荐贤求猛将,和仇说敌哲明言,此法合先贤。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月奇合,生门见九天。
          祭祷神祇行圣术,布仇作法此间言,神遁不虚传
          ⑴ 辛本、川本作「筹」
          ⑵ 生门月奇合,得九天所临之位,谓「神遁」。宜作布筹,行圣术,祭神祇。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日奇合,九地见开门。
          探审贼机扬虚阵,遥虚设假利偷营,鬼遁隐神兵。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日休并,九地上加临。
          龙遁祭龙宜水战,祈求雨泽奏天庭。
          掩敌有才能。
          ⑴ 辛本、川本作「水」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生门下,辛仪艮位安。
          此处一方为虎遁,招安反贼讨交关,将帅总平安。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论云遁,龙走有奇门。
          便把铁砾喷噀酒,令军布望必升平,云遁自相陈。
          ⑴ 辛本、川本作「仰」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论风遁,白虎号张狂。
          运式天星加地乙,祭风起顺祝吾邦,此理合天苍。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九天上,大利我军陈。
          九地伏藏宜密事,逃潜六合避凶星,隐伏喜忻情。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五不过(辛本、川本作「遇」),甲午丙从辰。
          乙日巳时丁日卯,更兼戌日在于寅,都是忌行军。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五不击,第一九天方。
          九地直符直使位,生门通兵五般伤,此法遁中藏。
          ⑴ 辛本、川本作「共」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六仪刑,谋事总难成。
          遇著此时遭失陷,奇门虽有也难生(川本作「禁」),大忌用兵行。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子符使,都忌在三宫。
          戌怕冲宫申在艮,午离酉巽必为凶,寅与甲辰同。
          ⑴ 辛本、川本作「坤」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三奇墓,课是没人多。
          好事中间须减力,奇门虽遇也难过,固守免蹉跎。
          ⑴ 辛本、川本作「设」
          ⑵ 辛本、川本作「灭」
          ⑶ 辛本、川本作「须」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乙奇墓,未上望坤方。
          丙奇戍地酉中是,丁奇同位戌乾张,都是审明方。
          ⑴ 辛本、川本作「其」
          ⑵ 辛本、川本作「朝」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三奇将,游在六仪中。
          子庚丑辛寅干上,卯壬为例顺行踪,八方四维宫。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六癸丁,天网四张时。
          举用所谋皆不定,周天网者有高低,坎地一宫随。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如急难,事速要逃之。
          刀刃对肩居左右,行过六十步无疑,此事要君知。
          ⑴ 辛本、川本作「为」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开门照,六戊合奇门。
          前程贵客相伏助,阴人酒肉待相迎,拜访喜忻忻。
          ⑴ 辛本、川本作「戌」
          ⑵ 辛本、川本作「门」
          ⑶ 辛本、川本作「扶」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休门外,喜笑得钱财。
          出门三旬五十里,蛇鼠阴人及小孩,出外免无厄(辛本、川本作「定无灾」)
          ⑴ 辛本、川本作「外」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生门上,三奇合此门。
          公吏官人生紫皂,逢之军马六三程,特应与军门。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伤门内,捕盗可移趋。
          杜门有难前潜吉,景门凡事不安居,献策稍通疏。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死门上,攻战莫逢之。
          出腊更宜朝北向,若还征战贼亡威(辛本、川本作「灭」),决胜要逢之。
          ⑴ 辛本、川本作「要」
          ⑵ 辛本、川本作「猎」
          ⑶ 辛本、川本作「此」
          ① 本门中「太乙」二字,辛本、川本皆作「天乙」
          惊门路,捕盗捉逃亡。
          出行一二十里路,路道不通鹊噪狂,论讼喜公方。
          看行动,只取(京本作「在」)日辰推。
          若在贵人前实是(京本作「是实」),三传同去此疑,反此却难移。
          ⑴ 辛本、川本作「此去」
          ⑵ 京本作「此不须」
          看天马,辰戌亦同前(京本注:「魁罡也。」)
          若在支干(京本作「干支」)应空发,更还加季不(京本作「主」)留连,人马闹(京本作「更」)喧喧。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定」
          占虚实,后六作天空。
          若在干支虚事定,天空为煞最朦胧,虚妄祸重重。
          ⑴ 辛本、川本作「更」、京本作「更望更」
          占主客,胜负蚤须知。
          甲乙丙丁并戊子,阳时出战主凶危,此事决(京本作「定」)无疑。
          ⑴ 辛本、川本作「己」、京本作「字」
          占宿次,今夜定如何。
          太乙天罡太冲上,支干见者恐奔过(京本作「波」),准备禦兵戈(京本作「预防他」)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整」
          看岁月,冲破时推之。
          上将行年居此位(辛本、川本、京本作「下」),师行身必有凶危,禳厌始无亏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下」
          ⑵ 辛本、京本作「侯」
          ⑶ 月将加所得之时,看支干上见魁罡星者主惊溃。将帅行年上见魁罡者宜禳之。
          看六害,用将及传中。
          若见定知他捷(京本作「健」)利,更兼恶(京本作「月」)将定重凶,不斗却无凶(京本作「为雄」)
          后三五,前四将年辰。
          若被日冲兼被害,被刑之者负于人,好记认为真。
          ⑴ 辛本、川本作「破」
          ⑵ 辛本、川本作「亡」
          参详取,太岁头上(京本作「上头」)神。
          若克贵(京本作「能责」)人虚诈事,太阴六合伪为(京本作「非」)真,防备见伤人。
          ⑴ 辛本、川本作「后」、京本作「神后」
          闻贼去,大吉是其元。
          若在乾时应末去,若临乾后是虚传,勿听此狂言。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前」
          ⑵ 辛本、川本、京本作「贼」
          他军走(京本作「是」),虚实好参陈。
          神克日辰天马并,传扬定去必无人,此兆决然真。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的」
          经险路,惟是忌天罡。
          加孟前行喜不喜,罡临四仲己中伤,加季后(京本作「复」)逃亡。
          ⑴ 京本作「则」、辛本、川本作「为则」
          ⑵ 辛本、川本、京本作「应」
          兵行次,四季狱神凶。
          春卯(京本作「来」)居震位,辰年艮上忌相逢,临著失勋功。
          ⑴ 京本注:「夏午。」
          ⑵ 京本注:「四季。」
          ⑶ 京本作「日辰年」
          游都将,并杀又重伤。
          若遇德乡神并合(京本、辛本、川本作「神并合将」),加临不克又加(京本作「有嘉」)祥,降虏我军强。
          游都将,克日至行年。
          约束(京本作「若属」)我军牢固守,若教见阵必遭愆(京本作「邅」),不斗却为贤。
          ⑴ 辛本、川本作「莫」
          主年上,须要克游都。
          克得此宫为大胜,多应擒捉贼(京本作「客」)酋徒,半虏半降诛。
          游都将,玄武与勾陈。
          白虎年将须稳审(辛本、川本作「害」),休囚绝气不伤人,旺相却(京本作「即」)残身。
          玄武将,断例与前同。
          无克后三皆大胜,后三来(京本作「未」)克主皆凶,却是(京本作「试」)审其中。
          勾陈将,忌克主行年。
          若克行年多败死,行年无(京本作「多」)克见勋全,审细去参诠(勾陈克玄武,主胜。)
          凶神将,又克主行年。
          若遇行年克前四,此是交战(京本作「胜」)胜当先,喜跃信(京本作「作」)前。
          ⑴ 辛本、川本作「趋」
          军胜负,六害卦中凶。
          更作恶神并恶将,直须固守候时风,惧慎莫前冲。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晴」
          ⑵ 辛本、川本、京本作「俱」
          游都将,临日在如今。
          辰上见之明日是,支乾不见用前神,三二是朝迍。
          ⑴ 辛本、川本作「是」
          闻贼去,仔细验天罡。
          若在孟方犹未去,忽然加仲已商量,加季发他乡。
          三传将,遥日觅支干。
          将见支干休进战,三神被克我军(京本作「神」)安,必获彼旗幡。
          ⑴ 辛本、川本、京本作「见」
          课中恶,忌见战雌神。
          传送是春登明夏,秋寅冬巳爱伤人,日与喜神亲(京本作「发动愈重迍」)
          行军(京本作「兵」)课,惟有伏吟时。
          兵伏自然军勿进,预忧中道有俭(京本作「阴」)奇,审课要知机。
          行兵(京本作「军」)课,切忌反吟凶。
          若遇喜神应解退,恶神立败祸来冲,反复我军中。
          荧惑煞,只是丙丁神。
          加在金方兵已退,亦无征战不伤人,发动愈重迍(京本作「日与喜神亲」)
          看课内,太白是庚辛。
          若在东方奸贼至,天罡加孟急(京本作「疾」)如神,警备要专勤。
          课中圣,惟是战雄并。
          四季孟神雄将位(与战对冲是也),若居喜将得相生,旺相更为荣。
          看课上,与下要相生。
          上克下兮须损失,逢占恶将必须惊,喜(京本作「吉」)将喜无争。
          ⑴ 京本作「要逢虚将」
          何煞重,天狗是其殃。
          无杀福神相次恶,天雷并者是(京本作「也」)无妨,三杀可商量(京本作「参商」)
          勾陈将,玄武共相亲。
          带煞并加为恶煞,若逢相克不宜军(京本作「君」),有煞便相侵。
          三刑内,最恶是天罡。
          或是季兮为日上,冲加四煞必相伤,夜即恐惊忙
          ⑴ 京本作「亡」。魁罡临日,主大将死,临辰,主小将死,日辰俱临,俱死
          课惊怖,日上细寻推。
          辰巳太冲加日上,若逢蛇雀见凶危,复手也如之
          ⑴ 大吉加日,宜急去,不可住,辰上见太冲,夜必有风雨,若神后太乙加日辰,夜有贼盗。旺相必见,无气则不见。
          课惊怖,辰巳卯三辰。
          无杀相并天马并,用之发课不宜人,虚杀总相亲。
          移伏起,阳日在中传。
          阴则未传君记取,觉知如此见由缘,照处是推源。
          欲捕捉,玄武定三传。
          相克三传皆捉得,相生不克是无缘,好记不虚言。
          三传克,克日易前擒。
          (京本作「决」)出疾行方始得,奸人移伏恐军侵,离日却难寻。
          传课中(京本作「内」),蛇雀与勾陈。
          蛇主虚惊雀主火,亦兼音信又公文,仔细好推论。
          传白虎,相克战伤人。
          无气不伤途死损,天空依旧(京本作「积」)是空陈,旺处是穷贫。
          占行路,逐日定占之。
          有气青龙并六合,钱财仓库定无疑,多获彩缣持。
          将一二,兼持(京本作「赤」)忌勾陈。
          若见后三并五六,因为发卦不宜军,进步必遭迍。
          将军吏,支干审占之。
          大吉小吉支干上,天罡加孟以同推,不战两无疑。
          后五六,即是我军伤。
          六帅有人虚诈说,日辰不克也无妨,克日不宜良。
          众军聚,驻札已经时。
          多有相蒸人气郁,使军疫瘴见灾危,一一与君知。
          ⑴ 辛本、川本作「多」
          如瘴气,鹘骨火烧将。
          便去上风焚此物,众人闻此灭灾殃,从此得安康。
          转筋脚,急去使生姜。
          新水一钟煎五合,饮之即去总无妨,主将记心肠。
          金刃重,速剪马牛毛。
          二件一同烧作末,敷之血止自然消,皮血便坚牢。
          金伤者,香白芷为灵。
          细嚼噀敷疮口上,更将暖酒饮七分(辛本作「酒下七分功」),细说与君听。
          金伤者,甚渴急(辛本作「即」)非常。
          切忌休将水与饮,饮之必定有乖张,肥腻即无妨。
          金伤处,伤脑及天苍(辛本作「仓」)
          臂中脉跳并心内,鸠尾五脏小腹胱。
          医者不能当。
          金伤者,脑髓出非常。
          颈咽喉中声沸者,两目直视痛难当,血似水流(辛本作「泉」)(似此,皆不治而难医也。)
          金疮法,閒时备急方。
          五月五日平明节,采其诸草捣成浆,石灰共作汤。
          遭毒箭,更兼马汗方。
          大头虻虫端午取,去翅阴乾为末霜,挑破药敷疮
          ⑴ 次用醋打面糊纸压疮口上,即追出毒气也。
          军或患,发背及痈疽。
          人屎粪盘下润土,碾细筛罗贴敷之,猪胆共调施。
          人霍乱,吐泻有方高。
          生姜二(辛本作「三」)两须炮过,芭蕉一两去皮熬,五两大黄烧
          ⑴ 大黄炒过为末,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丸,以利为度;如不利,以米粥投药。
          急喉闭,青艾汁须灵。
          滴下自消血破出,逡巡不救损于人,切记在心勤。
          冬月内,无叶艾枝枯。
          草内急寻蛇床子,烧烟入口自消除,速救免灾虞。
          军人众,涉水冒霜多。
          手脚面皮皆裂拆,麦叶浓煮汁相过,热洗即安和。
          山瘴气,岚谷用恒山。
          独头大蒜乌梅肉,速将酒煮便能痊,谨记此良言
          ⑴ 恒山二两,独头蒜一两,乌梅二十枚,咬咀,用酒二盏,煎至一大盏,分为二服。初一服未发时吃,次一服已发时吃。
          常灌马,黄柏与黄连。
          升麻大黄山栀子,胡盐青黛郁金仙,等分勿令偏。
          相马法,要试岁年何。
          鼻上金字十八岁,四字八岁不年多,八字四年过。
          鼻上赤,二十岁无零。
          马鼻若青三十岁,公字虽(辛本作「须」)当念五乘,此象最(辛本作「甚」)分明。
          马瘟病,急取獭之肝。
          肚内将来去屎洗,煮汁啖灌便平安,牢记在心间。

          美国战争大片